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末独行 > 第二百六十章 围杀(完)

第二百六十章 围杀(完)(1 / 2)

史阿看着面前那十分随意的躺在大石头上晒月亮的老人,眼神之中带着震惊,身上也带着浓浓的惧怕,这一点从他颤栗的身子上,能够看的分外明白。

“史阿!”看史阿不说话,那老人再次点了他的名字,“你是见了老夫不敢说话了,还是见了老夫舍不得说话了,又或者是,你现在正在努力的让自己变成最好的状态,准备杀了老夫?”

“王....王师?”史阿深深的吸着气,让自己变得平静下来,同时也让自己的情绪慢慢的舒缓起来,朝着那老人躬身行礼。

“哎,免了免了!”王师从大石头上坐了起来,一遍捯饬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一边随意的摆着手,“你还是叫老夫王越吧,若是你觉得不太习惯也没关系,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王师莫要取消小子了!”史阿此时态度倒是十分的谦逊,“小子是跟您学习的技艺,哪里敢这般对您不恭敬!”

“你还有不敢做的?”王越冷哼了一声,墨剑就这么直接出现在王越的手中。

看到王越已经将墨剑拿出来了,他们那些普通的探子还不知道什么情况,

但是史阿已经不得不将自己的大剑放到了自己的胸前,一副全神戒备的模样,让周围的士卒都有些不可思议,他们认识之中的史阿,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怕的人,仿佛天下都不放在眼中,但是如今却是这般的小心谨慎。

王越看着史阿非但没有退下去,反而是这幅姿态,不由的露出了轻笑。

“看来你还是真的长进了不少啊,话说你是凭借的什么能够和老夫这般猖狂的?”王越说着话,直接走到了史阿的面前,看着紧张不已的史阿不由的耻笑着,“就凭你身后的这些帮手么?”

“王师,请赐教!”史阿没有回答,也没有再多说话,直接朝着王越扑了过去,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够和他的王师比肩的资格,但是他仍然愿意拼死一搏!

看着冲杀过来的史阿,王越还是那般的冷哼,直接轻飘飘的举起了手中的墨剑,朝着史阿赢了过来。

“噹!”明明史阿才是势大力沉的一击,但是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却是被王越轻飘飘的一剑挡了下来。

挡下来史阿之后的王越没有任何的吃力,直接一个后撤,墨剑就像是将那史阿手中的宽阔大剑给捎带了过去。

被捎带着的大剑虽然还在史阿的手中,但是从大剑为起点,史阿整个人仿佛都被王越给带到了一个漩涡之中。

史阿为什么害怕王越,因为史阿觉得这个老人实在是深不见底。

当初游历天下,史阿就觉得自己已经将他的一身所学都学到了手中,能够顶替他成为了天下第一的剑客。

但是当王越单人独行一个人进入了长安,一剑闪过,董卓这个天下权臣都差点被他一剑杀死,而行刺失败的王越,在众多西凉士卒的围攻之下竟然没有任何的损伤,就这么活蹦乱跳的走了出来。

当他已经能够和邓盏等人一起坐而论剑的时候,当他已经在当年的那个时代出人头地的时候,王越都已经几乎彻底的归隐了。

但是当他一路信心百倍的来到了王越的面前,然后就被这个垂垂老矣的家伙,用一柄长剑缓缓的大败了。

就是缓缓的打败了,他一柄长剑,将史阿那如同狂风骤雨的攻势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拦截了下来,王越的动作很慢,力度也不算大,王越就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家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老人,却是用他那轻飘飘的剑法,如同狂风暴雨之中的一根野草一样,虽然看似风雨飘摇,但是根基却是动都不动一下。

这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剑法,让他有些惊讶,同时也有些眼馋。

但是当他提出自己想要学会这种本事的时候,王越倒是没有任何的反对,甚至可以说教导的尽心尽力,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差点自己废了自己的根基。

最后王越只是轻笑了一声,“你不应该如此早的学习这种本事,你的能力已经定型了,七十岁之前恐怕你是学不会的。”

王越说这句话的时候,让他感受到了浓浓的落寞,或者说这种落寞是他这么多年的阅历带给他的,史阿并没有这份儿阅历,这么多年王越一直是碌碌无为一般的无所作为。

但是史阿在最好的年华,成为了这天下第一诸侯曹孟德的嫡长子曹丕的剑术老师。

这么多年下来,史阿就算说不上是功成名就,那也算的上是难得的雄起了,所以说相比较于王越的这种落寞,史阿根本就感受不到,他或许这一辈子也感受不到。

但是王越仍然是一个良师,在史阿学不会他的这种剑术之后,他交给了史阿另外一种剑术。

王越也曾经咋年纪轻轻的时候有在家乡薄有名声,然后在塞外之地往来纵横,在天下之间四处游荡,年纪轻轻的他就闯下了天下第一的大剑师之名号。

甚至直接被灵帝征辟到了洛阳,希望能够给皇帝当侍卫,然后最后还被当时的太后所看重,直接让他成为了当时还只是皇子的刘辩的剑术老师。

甚至在刘辩登基之后,他一度成为了帝师,到这一时刻,他可以说的上是功成名就,他可以说得上是风光无限,那个时候的王越,心气儿比之史阿还要高的高的高。

所以王越能够理解史阿现在的脾气和秉性,也能知道现在的史阿学习什么才是最好的,最合适的。

“你与其将你的精力放到这种你根本就没有可能学会的本事上,不如继续发扬你的剑术,你走的刚猛路子,若是练到极致,恐怕你也是天下最顶尖儿的高手!”

史阿听到这些话的似乎还,他是有些动心的,但是动心归动心,他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若是某家将这条路走到了极致,那某家能够胜过您么?”

王越听完之后只是笑了笑,他的天赋曾经被人评价过,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千百年都难得一见的。

一个靠着自学和战场上厮杀出来的本事,一步一步领悟到了最高的真谛的男人,他的天赋和能力,哪里又是史阿能够比拟的了的。

不过王越虽然如此,但是他仍然没有打击史阿,“任何一条路,只要你走到了极致,那么你就一定能够成为天下第一,没有哪一条路是天下无双的,只有天下无双的人,哪里有天下无双的武道和剑术!”

史阿听了这些,他虽然并没有完全听明白王越的意思,但是他却是听到两句话,这两句话他算是听明白了。

“第一,刚刚那么神奇的本事,他却是学不会的,这一点点的问题就让他变得十分的失望,甚至是十分的可惜。”

“第二,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若是自己坚持着自己的剑术,假以时日,恐怕他也能够成就一番伟业!”

明白了这两件事的史阿,便成功的,开心的将自己给送了出去。

从那一天开始,他仿佛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如何成功的联系更多的本事和能耐,他在想着自己如何能够做的更好!

直到今天,他练习了足足大半辈子的剑法,终于能够再次和这个更加苍老的老先生一决高下了。

“来啊!”史阿像是突然想到了曾经和当年,脸色变得潮红,“某家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子了,而您也已经垂垂老矣,您就认命吧。”

虽然手中的大剑还是没有拜托那个“要人命的旋涡”,但是他已经不怕了,史阿大吼一声,然后脚步猛地向前一跨步,既然王越说了,若是想要真正有所成就,那就在他的剑术之中走到最极致。

既然王越说了,那史阿就让他看一看,他到底有没有走到极致!

“蹭!”想通的史阿,拼了命的史阿,终于将自己手中的大剑从那个该死的旋涡之中拖了出来,虽然代价就是那满手的鲜血,但是他没有丝毫的后悔。

“某家拖住他,尔等前去杀人!”史阿敢于和王越厮杀靠的是他的决心,并不是他身后的这群探子,就算死他也要一个剑士的死法,至于身后的人,自然还有他们的任务要去完成。

虽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这群探子却是知道,自家的统领正在很努力的给自己等人争取机会,而且这个老人也不是他们这些人靠着人数能够挡得住的。

“杀过去!”此时也顾不得隐藏行迹了,因为完全没有必要,冲杀过去,将韩龙斩杀再次,这才是最重要的。

王越看着越来越多的校事府探子绕过自己和史阿,朝着上方冲杀过去,而自己却是被史阿牢牢的拖住,对于这一幕,他却是没有任何的担心。

“史阿,你觉得他们能够上的去么?”

王越的话让史阿的心中猛地一颤,还没有等他想明白,史阿就听到前方传来一个声音。

“某家韩幸,见到某家,尔等不幸!”

随着这句话的话音一落,众多冲杀过去的校事府探子就和韩幸在狭小的山路上撞到了一起。

狭小的山路,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只允许两三人并行的山路之上,满脸冰寒的韩幸从自己的腰间缓缓抽出了一条细长的长剑,看着冲杀过来的校事府探子,露出了一个韩幸式的微笑。

“杀!”众多校事府的探子都是刀尖上打滚多年的精锐,都是史阿亲自训练多年的精锐,可不是现在刚刚进来的那些世家挪过来的蠢货。

在他们看来,面前这个年轻的家伙,却是太过于年轻了一些,倒不是他们看不起年轻人,主要是在他们看来,这么年轻的家伙,便是从娘胎里学剑法,又能学到多少。

而且在他们这群刀口舔血的家伙眼中,厮杀和练剑那可是完全不同的,只需要一个冲杀,他们就能够将这个家伙斩杀当场。

但是他们的想法真的很好,但是当他们冲到韩幸面前的时候,他们的眼中能够看到的只是月光照耀下的一抹寒光,然后冲在最前面的那些校事府探子就已经死在了这里。

韩幸和李鍪不一样,从王越这次带他在身边的态度就能够看的出来,韩幸或许更得王越的喜欢,不过这也难怪。

韩幸学习剑法的时候,虽然也有些偏大,但是筋骨并没有完全长成,和李鍪当初已经完全定型了不同,没有其他人为他先一步打熬筋骨,整个人都像是一块白帛一样,任凭王越在上面挥洒。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韩幸吃的苦比要把他多得多的多!

不过同样也是正因为如此,韩幸的天赋或许没有李鍪更加的好,但是因为这个孩子比之李鍪更加的吃苦,更加的狠心,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其他的人,都要狠心的多。

韩幸接受的就是彻头彻尾的杀手和剑客的传承。

他在幽州塞外为李鍪看着老巢,这么多年他们越来过得越好,那忠义酒肆和塞北韩龙的名声越来越大,除了王越重镇村庄之外,韩幸在外面不断的杀伐那也是十分重要的。

或许韩幸的杀伐没有李鍪这么多年的更加的惊险,他的经历也没有李鍪这么多年的这么豪华,但是不代表他的能力差,他的杀伐少。

韩幸也曾经一人一剑纵横塞外,杀得无数山贼马匪闻风丧胆,就算是现在幽州最为猖狂的黑风贼高艾,在听到塞北韩龙所在的忠义酒肆的时候都难免有些发憷。

他们这种人并不怕厮杀,但是他们并不想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

这些年,韩幸手中沾染的鲜血一点也不比他面前的这些人少,甚至可以说,比他们的,更多更多。

“杀!”校事府的探子们看着自己面前的同袍,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了山路上,看着面前的同袍一个一个的被韩幸杀死,他们心中也有惊恐和害怕,但是他们却没有停下脚步。

“冲过去,冲过去,杀!”身后自家统领正在和王越搏命,这里他们若是被这么一个年轻的家伙托在这里,他们就真的将校事府三个字的名声给丢尽了。

韩幸看着悍不畏死冲杀过来的探子们,心中同样没有任何的恐惧,他在这里选择战场当然有他的用力,这里的地势足够他将面前的这些人一个一个的斩杀在这里了。

至于王师那里,跟随他学艺多年的韩幸,哪里能够不知道王师现在的水平,看着年迈无力的模样,但是这个老家伙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当然这个境界那是自己给他安排的,毕竟这种风轻云淡杀敌无算的高人风范,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与此同时,另外几面的山路上,校事府的人也都在慢慢的朝着上面跑去。

史阿是一个十分严谨的人,当他知道最后是要围剿韩龙的时候,他没有按照其他人的建议围而不攻,也没有扩大包围的范围,而是直接集中所有的兵力,然后一举围攻韩龙。

在他看来,他并不担心韩龙会跑,就凭现在韩龙的伤势来说,就算他在能跑也跑不出西川,只要自己不作死,将兵力分散给他各个击破的机会就可以了。

剩下的事情,就算史阿拖也能够拖死他!

所以说,先在史阿麾下的所有校事府将校和探子都在朝着山顶围杀而去,在他们看来,就算韩龙手中还有这些许的手段和后路,那这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天一算得上是史阿的贴心之人了,从史阿接手校事府开始,天一就跟随着自己,这么多年兢兢业业自然不必多说,这么多年为了校事府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

而且天一的实力在整个校事府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算是史阿半个弟子的他,所有的剑术和刺杀之术都是史阿教导的。

只不过就连史阿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仿佛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称呼都是史阿送的天一,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有一个身份,河内司马家的三千死士之一。

当初他被安排进校事府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了命令,进入校事府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要忘记所有之前的身份,从那一天开始,司马家没有什么三千死士,也没有什么杀手刺客。

他不认识司马懿,他不认识司马家,他只是一个见到了任何人都不需要惧怕的校事府探子。

为了让他能够在校事府立足,司马家专门下令,让他不要有任何的估计,无论查谁还是杀谁,都不要客气,便是让他杀了司马家的嫡系,乃至是司马家的家主司马懿,他都不需要有任何的犹豫。

为了能够让他做到这一点,天一收到了无数非人的训练,最后终于成功的在校事府立足了。

甚至一度成为了校事府的顶尖杀手,深受校事府史阿和卢毓等人的信任,乃至于李昊等人上位之后,都没有对这个家伙动手。

知趣,明事理,懂进退,最重要的还是实力更好,这种下属谁会不喜欢。

而现在这个被所有人喜欢的下属,正在面临着他的老掌事官。

“哎呀,那小子现在下手是越来越黑了,真是太过分了!”李昊一边揉着自己发麻的脖子,同时走到前面,站在了天一的面前,“天一,带着你的人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老夫送你,今日的事情你当不知道!”

天一看着自己曾经的老掌事官,这个男人曾经给那个初生的曹魏带来了多少恐慌和惊讶,也就给他带来了多少的恐慌和惊讶。

曹丕能够顺利的篡汉称帝,能够建立曹魏从新争夺天下,校事府可以说给他立下了汗马功劳,而李鍪这个掌事官就是这些汗马功劳的缔造者。

有了他,所有人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也是因为有了他,众多汉室宗亲故救才知道自己做什么事情才是最对的。

他和曹丕一个唱着白脸,一个唱着黑脸,生生将偌大的朝堂,还有无数的官员以及校事府本身的探子都玩弄于鼓掌之中。

此时天一再次看到如此慵懒的李昊之事,他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

“掌事官!”虽然李昊也和韩龙一样,成为了校事府的通缉犯,但是他此时却是仍然十分的恭谨,觉得自己在这里终归还是挡不住对他的羡慕和敬佩之情。

“某家现在可不是什么掌事官了,只不过就是一个孤魂野鬼了。”李昊嗤笑了一声,“还是那句话,退下去,某家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退下去吧!”

“虽然某家很佩服大人,但是今日应该让开的乃是大人!”天一看着李昊,露出了一个轻笑,“大人还请让开,否则莫要怪某家不客气了。”

看着说翻脸就翻脸的天一,李鍪不由的张了张嘴,最后只能一耸肩膀,然后朝着后面退了出去。

但是李昊的这一退并不是要退缩,而是要将这个叫做天一的家伙,正式交给一个合适的人手哪里。

“张琛,牛二见过兄弟!”两个人走到了李昊的前面,将他牢牢的挡在了后面,同时他们的身后还有这些许面孔,都不似是中原之人。

“你们...”天一并没有见过他们,而且他敢保证这群人并不是校事府之中的人,但是这群人给他的感觉却是有些危险。

“怎么,没有信心么?”李昊站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露出了一个笑容,“在校事府这么长时间,终归是还要好生考虑一些自己的后路,手中有一些你们不认识的也很正常嘛。

再给你一次机会,退下去,某家将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不知道可好?”

再一次听到了让他退下去的话语,这个时候,这个天一感觉到了有些感觉到不对了。

“您是毒士,若是您有必胜的把握,怎么会给小人这般多的机会!”那天一像是突然就想通了一样,露出了一个明悟的表情,然后朝着对面的这些人大吼一声,“冲过去,莫要被他们的虚张声势给吓到!”

“杀!”一声大吼,天一带着麾下得众多校事府的探子就冲杀了过去。

张琛个牛二两个人看着冲杀过来的校事府探子们直接露出了一个冷笑。

“你这厮还是那般的奸诈,他是怎么得罪了你让你这般下黑手?”

“估计是这家伙心中有怨气,所以全都发泄到了这倒霉的家伙身上!”

牛二和张琛两个人轻笑着说着话,然后看着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的天一等人,直接冷哼一声,刀枪并举冲杀了过去!

他们都是跟随着曹彰征战厮杀过的悍将,如今曹彰被人暗害,他们无能为力也就罢了,但是现在他们的师兄弟若是出了事情,他们还熟视无睹的话,那就太过分了!

“杀啊!”张琛一声嘶吼,他们麾下的那些异族齐齐从背上解下来了那弓弩箭矢,然后朝着冲过来的校事府探子,就开始了厮杀!

牛二此时也不去指挥了,在他看来此时的指挥就是一件事,狭路相逢勇者胜罢了!

“冲杀过去!”

“杀啊!”

天一的麾下和牛二张琛等人顿时全部打成了一团,互相杀伐让人不禁心惊肉跳。

但是很快,饱经沙场的张琛等人就牢牢的占据了上风。

虽然这种地方他们谁都施展不开,但是同样的地方,张琛等人的麾下都是跟随他们多年的精锐悍卒。

而相反天一麾下的校事府探子,很多都是世家送过来的人手,说实话颇有一些良莠不齐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便是只靠着血气之勇,天一麾下的这群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重要的是,若是阴谋暗杀,天一乃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

但是现在,这可是狭路相逢战场搏杀!

除非他有韩龙或者现在韩幸的那份儿本事才有可能胜利!

当天一发现时间慢慢不对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有些出现溃败的架势了。

“尔等进攻!继续进攻!”天一知道自己好像是中计了,但是他并不慌张。

他知道现在只有逃出去重头再来了,但是这样做还不够!

他必须需要有人帮她拖住这群人,拖住面前的这群人一定会死,但是被他保护的人,却或许会活!

看着不断有校事府的探子被当做士卒一样冲击着前面的山路。

天一的脸上还有心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和害怕亦或者是愧疚。

“这个家伙看来是准备跑了!”

天一的这点小心思哪里能够骗得过他们两名宿将了!

在天一从最前面的指挥和冲锋之中退了下来这件事上,他们两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就可以看出来他的目的了。

只不过他们并不想搭理他罢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人看着他!

“都集合好了么?”天一他们所在方向的山脚下面,一个穿戴着劲装却没有没着上面的喊杀之声,而是问向了自己身边的那人!

劲装汉子身边是一个有些痴肥的家伙,脸色一直笑眯眯的模样,听到劲装汉子的问话,“放心吧,咱们的弟兄早就等着他们呢!”

“那就动手吧,若是让这群人跑了,日后我等恐怕也不得安宁!”那劲装汉子露出了一声嗤笑,然后大手往前一伸,指着已经开始慢慢溃败下来的校事府探子,一声大吼,“冲上去!”

身后的“士卒”每一天都是一身的劲装,每一个看着都是壮汉的模样,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手中拿着寒光闪闪的战刀,肩膀和胸口都带着精铁打造的护甲。

腰间别着小巧的弓弩,另一边还插着一把精悍的短刀。

这种种装扮都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浑身上下的各种装扮,各种装备,都说明他们很有钱!

“冲上去,冲上去啊!”天一此时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后路已经被断了,仍然在高呼着麾下的刺杀者和探子冲击着山路,自己则是带着部分亲信往山下撤去。

但是当他刚刚拖离战场,准备悄无声息的撤走之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一票人马,最为最是精通暗杀和刺探的校事府,居然无声无息的被人给反包围了,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最新小说: 在大唐混吃等死 奋斗在木叶 娇医娘子 黑化鸣人的自我修养 贞观纯爷们 变成猫该怎么办 三国狼烟行 我叫狐白 翊唐 皇后的马甲撕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