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汉末独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洛阳

第二百六十一章 洛阳(1 / 2)

王越没有和李鍪多说话,不过他将韩幸留下了,王越给韩龙留下了一句话。

“虽然这么多年你都不回家看上一眼,虽然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去看看你的先生,但是你的先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忘记过你,韩幸也算是老夫的关门弟子,收徒的时候,管老头告诉老夫,他害怕你一个人太要强,在外面受了委屈!

那是一个执拗的老头子,天下无论是世家还是诸侯,无论是权势还是生活,他从来没有因为这些低下过头,但是对你不同,他愿意为你这么一个不让他省心的家伙放弃他的原则,甚至他的一切。

若是有时间,若是忙完了,你就好好的去陪陪那个老家伙,岁数这么大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听着王越那平平淡淡的话,听得韩龙心中难受的紧,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痛。

“王师....”韩龙朝着王越躬身下拜,但是王越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就这么走进了黑暗之中,如同老头儿这一生,一直就藏身于黑暗一样。

与此同时,李昊和牛二等人也走了上来。

“我等也要和你好生谈一谈了。”李昊轻笑着和韩龙说道,“先说一件事,某家几人和那位少将军一起,明日就会回到幽州塞外,至于那些人手我等也就不留下了,毕竟他们的面貌,太特殊了一些。”

“某家明白!”韩龙点了点头,“这次真的是多谢几位师兄了,而且小弟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几位兄长...”

“你是想说让我等去照顾你的妻子么?”李昊是韩龙的师兄,可是实打实的师兄,对于韩龙的了解,也是十分通透,在韩龙刚刚说出来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韩龙想要干什么了。

“小师弟的这点心思,还是瞒不过师兄啊!”韩龙轻笑着,“日后这段日子某家的妻儿就要拜托师兄了,还有先生那里,希望师兄能够替小子给先生道一个歉,日后某家放下一切的时候,一定会亲自去给先生赔罪!”

“放心吧师弟!”李昊轻笑这说道,“不过还有第二件事需要让小师弟知道。”

“师兄请说!”

“两天前,也就是六月十七,任城王曹彰曹子文,暴毙于洛阳城中,大魏皇帝曹丕曹子桓一口血吐出来,直接昏厥了过去!”

李昊说完之后,韩龙就直接愣住了,他或许是真的想不到,那个曾经将他带出并州的小村庄,将他第一次带进这个大世之中的,鄢陵候曹彰就这么“暴毙”于洛阳城中。

“知道是谁下的手么?”李昊说曹彰是暴毙,但是韩龙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到底是谁做的?师兄可知道么?”

“不知道是谁,但是无论是谁,无论是怎么下的手,无外乎就是那么几种罢了!”李昊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他们就是那些人,那些世家之中的人,也就是那几个人罢了。”

李昊的言语之中带着诸多的不屑,不过这也难怪,相比较于曹彰的纵横天下,横行塞外,这群所谓世家的鬼蜮手段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韩龙看着李昊,虽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但是牙齿却是紧紧的咬着,“具体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三个月前的洛阳,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只不过这平静下面带着严重的肃杀之色。

校事府在一夜之间风云变幻,时任校事府掌事官的李昊无奈出逃,而这个时候,整个曹魏那就是风雨飘摇了起来。

不过这种风雨飘摇却是在很多人小心翼翼的控制之下,竟然是没有波及到其他的地方,或者说没有波及到前线之中。

此时在这个风雨飘摇之中,作为大魏的国都,洛阳城更是这个旋涡的忠心。

由于没有安排太子监国,这权利都已经下放到了三公之中,而且因为曹丕就在宛城,很多事情都会让曹丕在宛城处理,但是无论是如何做,曹丕所经手的所有事情,都要现在洛阳过一遍手,这也是规矩。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曹丕成功的被隐瞒住了,在前线打了足足的半年仗,而整个曹魏在以洛阳为根基和圆点,慢慢的扩散到了周围,正在不断的经受着风雨。

而在这个风雨最大,旋涡最大的时候,一个人匹马单枪的走了进去,一进去就如同一根定海神针一样,镇住了这满城的风雨,镇住了这满城的飘摇和动荡。

“任城王曹彰,来此朝拜!”一声大吼,传遍了整个洛阳城。

洛阳城中的所有人,谁都不知道曹彰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来朝拜,但是洛阳城中的所有人,谁都知道曹彰这个时候为什么来。

空荡荡的大殿上,哪里有哪一个人值得曹彰出来朝拜?

曹丕不在,没有留下任何一个人当监国太子,甚至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口谕和手令,满朝的大臣听着外面曹彰一个人在那里大声嘶吼的声音,一个个有些不知所措。

很多事情他们都可以做,很多话,他们在某些情况下,那也可以说的肆无忌惮,但是这些话和这些事情都不能摆在明面上的,尤其是不能摆在了曹彰的面前。

若是他们不妨进来,曹彰这般嘶吼,恐怕谁也不敢保证让那位爷等急了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同样的一个道理,若是让他进来,他只要这么一跪,这满朝文武,谁敢承受,空荡荡的皇位此时无人问津,除了他曹彰曹子文,谁还敢对这个位置有丝毫的不尊敬。

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一句话,那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最后一直闭目养神的司马懿,想出来了一个办法,“若是将....卞太后请来如何?”

此时朝堂还是王爷,亦或是后宫之中,能够压住曹彰的人,几乎是没有了,但是司马懿的这个人选,还真算是半个,毕竟卞氏也算是他的母亲。

若是卞氏能够出现朝堂之上,恐怕曹彰也必须要低下头颅。

不过若是想要请求卞氏出山,那也是十分的不容易的,尤其是当他们发现卞氏已经有很长时间不问世事了。

他们对于这件事就更加的不靠谱了。

“太后隐居后宫多年,不知道我等如何做才能让太后出山?”下面的臣子实在是不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而且太后就算是出现,那也是任城王的母妃,恐怕也不会....”

现在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别人不知道,他们自己还不知道么?

现在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居然想要让任城王曹彰的母亲出面,然后帮助他们对付任城王,这不是胡说八道一样的么?

不过司马懿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而是笑了起来,“若是我等还有鄄城王出面呢?”

听到鄄城王三个字的时候,所有人的脸色蹭的一下就变了,主要是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太下人了。

鄄城王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差点成为了这曹氏主人的曹植!

曹植这些年过的是真的不怎么样,其他的不说,从曹丕当上曹家的主人之后,曹植基本上就保持着一年一挪窝的架势,保持着不变。

而且这一动就是这么多年,几年之间,曹植虽然没有死,但是也真是被曹丕折腾的够呛,全天下的人都说,若非是卞太后还努力的活下去,恐怕曹植早就去追随先帝了。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曹操病逝洛阳,曹丕继王位,曹植时年29岁,作《上庆文帝受禅表》、《魏德论》。

可谓是想尽了办法,想要去拍马屁,想要让曹丕原谅自己,只不过他失望了,甚至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好结果,所以十分任性的曹植,在没能得到什么好结果之后。

他还在曹丕称帝之后,穿上丧服为汉朝悲哀哭泣,这一下子是真心的将曹丕给得罪了,一度要弄死他,若非是苏则参与其中,卞太后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给自己的儿子求情,恐怕那一次曹植就已经没了。

(这件事是真的,曹植的任性不单单体现在他和曹丕争夺王世子之时,在全面碾压曹丕但是时候,还敢各种作死,更是体现在他在曹丕登基称帝前后的时候。

《三国志·魏书·苏则传》:初,则及临菑侯植闻魏氏代汉,皆发服悲哭,文帝闻植如此,而不闻则也。帝在洛阳,常从容言曰:"吾应天而禅,而闻有哭者,何也?"则谓为见问,须髯悉张,欲正论以对。侍中傅巽掐。则曰:"不谓卿也。"于是乃止。)

再之后,曹植的大汉游览就彻底的开始了,曹丕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什么叫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黄初二年,三十岁的曹植被徙封安乡侯,然后被曹丕勒令去封地居住,直接就被轰了出去,俗称的眼不见心不烦。

而且和曹彰不一样,同样都是封侯乃至封王的人,曹彰这种成天说自己在封地里憋屈着,实际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人不同,曹植的看管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而且这还不够,在同年七月,刚刚在安乡立足的曹植再次接到了曹丕的旨意,让他从安乡挪出来,改封鄄城侯!

要知道最开始他在河北冀州,也就是邺城附近,然后被叫到了洛阳,被他们的母亲卞氏保护了起来。

之后被曹丕一句话从洛阳扔了出去,扔到了安乡也就是扔回了河北冀州到幽州那一带。

扔出去之后还不够,同年七月改封鄄城侯,鄄城在哪儿?

鄄城可是青州的地方,虽然冀州和青州不进,但是这两个地方也是相距不下千里的。

被封为鄄城侯之后,曹植不想这么快离开,毕竟在安乡刚刚稳定下来,就再次离开,实在是有些过不去了。

不过这不重要,三百名曹丕麾下最精锐的虎卫军,在许褚亲儿子许仪和被曹操一直养在府里的典满两个人带着,直接将他给堵住了,两个年轻人铁青着脸问道,“您是自己动,还是躺好了我们帮您动!”

被这一幕弄得生死两难的曹植选择了屈从,磨磨唧唧的离开了安乡,然后赶去青州的鄄城。

但是这个时候,有传言说是有人再次在曹丕的面前给曹植求情了,不是他们的母亲卞太后,而是曹丕的皇后甄宓!

这件事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但是众人都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曹魏的皇后,曹丕曾经最钟爱的妻子,再被曹丕冷落许久之后的黄初二年,死在了洛阳的宫中,她生前最喜欢的儿子也差点被杀死,若非是后面的郭皇后苦苦求情,用自己的性命将他保了下来,现在甄宓已经绝后了。

而且最扯淡的是,在黄处二年六月,甄宓被曹丕赐死,然后黄初二年七月,曹植再次被曹丕赌气一样的迁徙,但是这一动却是让他安稳了许久许久的时间。

而且在黄初三年四月,曹植因为封地为鄄城这件事,再次回到了洛阳,然后被封为了鄄城王,而他也应该是这个时候得到了曹丕赐死自己皇后甄宓的事情。

然后他干了一件很任性的事情,黄初三年四月,曹植回到鄄城的途中,再次有感而发,他写下了著名的《洛神赋》!

虽然最后官方给出来的答案是,在《洛神赋》之中,曹植描摹了一位美丽多情的女神形象,把她作为自己美好理想的象征,寄托了自己对美好理想的倾心仰慕和热爱;又虚构了向洛神求爱的故事,象征了自己对美好理想梦寐不辍的热烈追求;最后通过恋爱失败的描写,以此表现自己对理想的追求归于破灭。

但是咱们放弃这个说法,《洛神赋》写了什么,那就是写了他曹植看见了一个贼漂亮的妞,然后对那个大美妞一见钟情(见色起意),结果曹植每天都对那个大美妞爱恋,迷恋乃至明目张胆的求爱,最后....失败了。

这些话让他哥哥曹丕看都了之后,曹丕会怎么想?曹丕的脑子会炸了的!

(黄初二年六月,甄宓被曹丕赐死,这是实打实的一件事情,但是很多人说的都是郭皇后弄死的甄宓,但是这个说法,作者十分的不认可。

首先先说甄宓之前的种种也就不说了,甄宓的儿子曹叡的身份,那也是说过了。

但是换句话说,就算是甄宓之前的种种谣传都是假的,但是甄宓有一件事是真的,他是死在黄处二年六月,甚至对于这件事,三国志里面有着十分详细的记载。

《三国志·方技传》:文帝问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地,化为双鸳鸯,此何谓也?”宣对曰:“后宫当有暴死者。”帝曰:“吾诈卿耳!”宣对曰:“夫梦者意耳,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毕,而黄门令奏宫人相杀。无几,帝复问曰:“我昨夜梦青气自地属天。”宣对曰:“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是时,帝已遣使赐甄后玺书,闻宣言而悔之,遣人追使者不及。

史书或多或少都会为他遮着丑闻,不过遮住归遮住,还是不难看出来,曹丕为了赐死一个皇后,那也算得上是费劲了心思,毕竟和他后面的郭皇后相比,甄宓大小也算是一个世家女。

而且诸位请看,三国的战争说白了就是世家和寒门,无论是哪一路的诸侯,无论是哪一个势力或者朝堂,都是世家和寒门或者说某两个势力在不断的交锋。

西川刘氏下面的,益州势力和荆州势力的交锋,还有东州人士穿插其中等等,这是一个标准。

然后江东就是江东本土的四大世家以及各路小诸侯,和孙家的交锋,之后孙家收到了外来势力,也就是淮南淮北方面的人脉和兵马,这才开始了江东的基业。

至于曹氏,那是最扯淡的,他们的朝堂那就是赤裸裸的寒门和世家的交锋,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曹氏的朝堂之中,他们的心胸和气魄是最大的。

从曹操时期的麾下双谋并立,到后面的五大谋士无一不说明着这件事,双谋并立就是寒门之中的戏志才和世家之中的荀文若。

很明显双谋并立的时候,戏志才死得早,不过戏志才死了不重要,临走之前各种交易之下,郭嘉出现在了曹操的面前,同时也得到了曹操的最大的信任,然后两个人慢慢发展成为了五大谋士,以及寒门世家双向争锋。

程仲德是寒门之中的老成持重的那是一定的了,贾文和虽然不声不响,而且岁数和程仲德差不多大不说,他也是天下有名的寒门谋士,再加上一个曹操麾下最信任的郭嘉郭奉孝!

虽然世家之中也算是有着荀家的叔至,一个荀文若,一个荀公达自然也不比任何人差,但是整体来说寒门的势力当初要强过世家的。

但是这个具象慢慢的就变了,世家越来越强了不说,荀家叔至之后还有和他们同一个时代的钟繇,司马防等人,还有比他们小上一些的各个世家子弟。

陈群,司马朗,司马懿,贾逵,邢颙等等等等,而寒门之中,在郭嘉死后几乎陷入了绝境之中了,哪里还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人来,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让人尴尬的事情。

从曹操到曹丕,寒门能够称得上是人物的就只有这么几个人,老臣卫尉程昱,太尉贾诩,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什么人物,张既最后到顶也不过就是一个凉州的刺史,梁习也不过就是一个并州刺史,位高权重也好,不过如此也好,就看各位怎么想了。

之后无论是苏则还是杜畿等人,那也就是到此为止,直到他投靠了世家,三代之后确定了世家身份之后,他们杜家才变成那般势力。

至于曾经寒门天下的将门,在曹魏的末期,那都成了什么玩意,寒门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可能性了,甚至可以说,托了曹丕麾下的世家,和那二百五的曹叡的福,曹家的天下,就已经慢慢的变成了世家的天下!

司马家能够取代曹家,甚至于最后完成一次堪称神迹的三国归晋,与其说司马家一门三代人的努力,不如说是世家一共将近五百年的努力换来的!

从大汉开始的世家豪门为猪狗,每一个外派的能吏到达郡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死那里的世家和豪门!

然后打土豪分田地,顿时全郡上下都其乐融融,快乐无比!

这么多年来,从西汉的如待宰的猪羊,变成了东汉时期的能与皇帝共天下!

最后在三国末期终于走向了他们真正的巅峰时期。

在他们巅峰的时期,没有人能够动摇他们的根基,除了他们自己的内部!

外戚,內侍甚至强大的宦官,都无法和已经完全强大起来的世家相抗衡!

所以说,曹丕在黄初二年做的那件事,并不是单单逼死一个手无寸铁,无关紧要的皇后甄宓,而是他彻底的惹怒了世家!

中山郡无极县的甄家,虽然她们家算不得什么显赫名门,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个世家。

魏后妃之家,虽云富贵,未有若衰汉乘非其据,宰割朝政者也。鉴往易轨,於斯为美。追观陈群之议,栈潜之论,适足以为百王之规典,垂宪范乎后叶矣。

这就是《三国志》的作者陈寿用来形容甄宓所在甄家的话,完全能够看出,这真的是不简单。

甄宓先祖甄邯,官至太保后承,后被王莽拜为大司马,封承新公。

甄丰,奉车都尉,迁光禄勋,少傅左将军,拜大司马,封广阳侯,广新公。

甄寻,侍中,京兆尹。

之后到她父亲的时候已经完全落寞了,但仍然是一个上蔡令,还被封了安城乡敬候。

可是黄初二年,世家出身的甄宓甄夫人,被他的丈夫曹丕赐死了,儿子也险些被杀。

这些以后,曹丕确是立了郭皇后为皇后。

郭皇后或者说郭女王,虽然也算是家中时代为官,但是不过都是一群郡县之吏罢了!

而且自幼父母双亡,她的长兄死的也算是很早的,这种条件根本也够不到世家的原则。

所以说,将世家出身的甄宓赐死,换成了家境普通甚至就是寒门的郭女王,这本就是一个挑衅。

之所以说这是挑衅,而不是说郭女王有意陷害甄宓,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人品相当不错。

虽然曹叡已经很努力的在抹黑自己的这个养母了,郭女王的亲戚也真不怎么样。

但是郭女王的人品也的确是对得起曹丕对他的信任和宠爱。

《魏书》:“后常敕戒表、武等曰:‘汉氏椒房之家,少能自全者,皆由骄奢,可不慎乎!’”

《魏书》:“后自在东宫,及即尊位,虽有异宠,心愈恭肃,供养永寿宫,以孝闻。是时柴贵人亦有宠,后教训奖导之。后宫诸贵人时有过失,常弥覆之,有谴让,辄为帝言其本末,帝或大有所怒,至为之顿首请罪,是以六宫无怨。性俭约,不好音乐,常慕汉明德马后之为人。’”

《三国志·卷五》:“五年,帝东征,后留许昌永始台。时霖雨百余日,城楼多坏,有司奏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者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远,吾幸未有是患,而便移止,奈何?’群臣莫敢复言。”

《魏略》:“文帝以郭后无子,诏使子养帝。帝以母不以道终,意甚不平。后不获已,乃敬事郭后,旦夕因长御问起居,郭后亦自以无子,遂加慈爱。文帝始以帝不悦,有意欲以他姬子京兆王为嗣,故久不拜太子。”

从这些事情中看,郭女王胆大心细,知道自己丈夫要什么,想要干什么,能够干什么!

她家中亲戚不多,而且也的确是都非常的不靠谱,仗着曹丕宠幸郭女王经常干一些不要鼻子的事情。

不过这些人一直被郭女王压着,不让她的这群亲戚能够手握实权,让他们的祸害最多也就到恶心自己的地步。

从古到今,能够在最得宠的时候,将自家的外戚管理成这个模样,罕见了!

再加上曹叡,在甄宓去世之后,郭女王是曹丕力排众议生生的给她提上去的。

但是即便如此,曹丕仍然愿意将甄宓的儿子放到郭女王的膝下。

从很多史书上都能看到,曹丕是真的不喜欢这个长子,但是他为什么没有顺手弄死他,将曹礼扶上来,而是在最后的关头再次将这个长子变成了太子?

郭女王其中居功至伟,甚至我可以想象到当初的情景。

暴怒的曹丕要杀了甄宓,杀了甄宓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但是最后是郭女王硬顶着曹丕的利剑将那个被吓坏了的曹叡给请了回去,彻底的将曹叡给保护了起来!

不单单给他最好的老师和先生,身边的朋友以及属官郭女王都是找的最高的!

曹丕为了郭女王不惜和满朝大臣对着干,和这天下的世家提前撕破脸。

郭女王也愿意为了曹丕尽心尽力,哪怕明知道曹叡这个孩子恨自己入骨,仍然忍不住的好生照顾他!

哪怕卞太后三番五次的折腾她,甚至为了别人要废了她的皇后位,她也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怨言。

所以这种模样性格的郭女王,不是一个贪图皇后之位的女人,也不是一个愿意为了一个位置去杀人的。

相比较而言…我更倾向于甄宓这个鼎鼎有名的才女真的和那个天下第一才子曹植有什么关系,这才惹怒了曹丕这个亲生老公!)

言归正传……

鄄城王曹植的名字出现在司马懿的口中,最后让众多文武大臣心中慌乱了!

不说其他,全天下都公认的一件事,曹魏太后卞太后就是一个最宠自己儿子的母亲!

而且这个母亲最宠爱的就是自己的儿子鄄城:王曹植!

为了这个儿子,卞太后不知道废了多么大的力气,让自己的大儿子多么的危难。

不过这些事情也算是已经过去了,卞太后宠爱曹植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可是那位鄄城王曹植可是每日只负责吃喝玩乐,从来不过问任何正事的,否则他也活不到现在的!

众臣对于司马懿能够说动鄄城王曹植这件事保持了不相信,而且现在就算是司马懿能够说动鄄城王曹植,那也来不及了!

看着仍然是满脸不解以及不信任的众多大臣同僚,司马懿继续说到。

“如今鄄城王曹植也在洛阳,若是我等同意的话,老夫可以去将鄄城王请来,想来有了这位王爷在,那位卞太后就算是不想出来也不能不出来了!”

司马懿的话让众多朝臣再次吃了一惊,他们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时间将鄄城王这么一尊大人物都给找来的。

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曹植是多大的胆子,居然还敢参和这里的事情!

“任城王曹彰,前来朝拜!”又是一声大吼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众多朝臣知道已经不能再拖拉了。

“仲达快去,我们请见大王!”无数的朝臣发生的呼喊了起来,仿佛鄄城王曹植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安全感一样!

最新小说: 镇国上将军 五千年来谁著史 囚唐 薄少,求你行行好 逍遥在初唐 我在三国有套房 最狂修仙赘婿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重生英国当大师 狼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