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猖狂的刺客(1 / 1)

“二哥?”

“嗯?你接着说,我在听。”

“二哥你的表情......有一点点奇怪。”

夏南泽淡淡一笑:“只是觉得你失去记忆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夏南行顿时无比庆幸自己现在“失忆成功”,不然的话随时会被发现这壳子里换了芯子。

她神色如常的接话:“变化很大吗?”

“嗯,变化不小。对了,有件事...我从昨天到今天都没看见管家,他去哪里了?”

“被关起来了,因为...因为什么来着,奇怪,刚才一闪而过的,我又想不起来了。”夏南行伸手苦恼的敲敲脑袋,心下暗呼“好险”,刚才差点就惹他生疑了。

“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你别着急为难自己,我问问兰翠。”

正好这时候兰翠进来了“回公子,管家监守自盗且贩卖私盐,现在已经被关起来了,本来郡主说先关两天再处置的,谁知郡主现在又......”

夏南泽按下心里的诧异,本想问一下小郡主为何突然清醒不信任管家了,转而一想现在她已经没了这部分记忆,便只好作罢。

对面的夏南行抓住机会说道:“这个管家留不得了,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比较合适?”

夏南泽摩挲着手上的扳指,说道:“私下处理了,之后再找个合适的理由上报,此事不宜声张,容易牵扯到你这里。我抽空给你挑一些可靠的人来,你自己挑个做管家。”

停顿片刻,夏南泽才又接着开口说道:“你的身体也开始见好了,好了之后你得出门,我回头找个人和你讲一讲这永州城里都有什么人,讲一些你必须要知道的事情。”

夏南行一颗心此时终于彻底放下来了,她费了这许多功夫,为的就是这个。

......

葳蕤轩外的孙晋安正在和身旁的毕辞说话,突然看见徐大夫脚步有些急匆匆的从葳蕤轩内走出来,想起之前小郡主的吩咐,几步上前拦住了徐大夫:“徐大夫,我看你行色匆匆,是有什么急事吗?”

“是孙侍卫啊,刚才有个小厮说外面有人找我,说是我之前在城内看的一个病人那里出了点小问题,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晋安招手叫来一个侍卫,对徐大夫说道:“让这侍卫陪你一块过去吧,之前小郡主吩咐过的,最近要我们保护好徐大夫。”

徐大夫没有任何异议,点点头淡淡说了一句:“辛苦孙侍卫了。”

徐大夫带着那名侍卫到了门房处,因着孙晋安特意的吩咐,门房并没有放人进来,只让人在外面等着。

门外石狮子旁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听见动静,那名妇人抬头笑着朝这里走来:“徐大夫,我今天找你是想问你要上次的药方,我家那张药方被孩子玩耍给搞丢了,家里都快找翻天了都没找到。”

这妇人说话爽快利落,几步路的功夫,这名妇人就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这许多话,话说完后,妇人也来到了徐大夫面前三步远的地方,徐大夫身后的小侍卫敏锐的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手里下意识的握紧了剑柄。

等到夫人来到近前,徐大夫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

妇人神色一怔:“徐大夫怎么不认识我了?上个月我孩子生病还是你给看的呢!”

徐大夫心下大呼不好,他这个月才刚回到永州,可惜他的反应迟了一步,那妇人手里的短剑已冲着他的脖颈划去,这妇人高高壮壮,手里的短剑擦着他脖颈前半寸划过,后被身后侍卫拿长剑格挡住,徐大夫趁此间隙往后逃去。

突然又一声闷哼传来,徐大夫回头看去,方才那名妇人又往自己脖子上划了一道,泛黑的鲜血喷涌而出,想来是发现不能一步杀了徐大夫,怕被活捉便先自我用刀了断。

如此狠绝,这名妇人应该是派来杀他的死士。

侍卫见这妇人这么干脆的自我了断,担心有诈,护着徐大夫往别院门内走去,门口的侍卫跑过来将那妇人的尸体拖进院内。

葳蕤轩门口,孙晋安和毕辞还在说话,孙晋安背对着没有看到回来的徐大夫,他对面的毕辞远远地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大人,你看那边,徐大夫有些不对劲。”

孙晋安转头一看,也看出来徐大夫的表情有点怪怪的,和刚才出门前的样子很不一样。于是高声问道:“徐大夫,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徐大夫快步走到近前:“来找我的是个女杀手,杀我不成后挥刀自尽了,方才多亏孙侍卫安排了一个侍卫陪我,否则以我那不入流的功夫,今天这趟出去估计就回不来了。”

孙晋安没有想到竟然真有人如此猖狂,光天化日之下跑到王府别院外刺杀人,孙晋安此时已经出离愤怒了。

“毕辞,你带上比往常多一倍的人手守住葳蕤轩,我带着其余的侍卫出去看看,看看别院外有没有线索,还有那个杀手,安排人看好那杀手的尸体,若是尸体没有看好......谁没看好谁就当那个死去的刺客。”

说完,孙晋安就带着人风风火火的出去了,院子里听见动静的兰翠出来看见葳蕤轩门口又多了近一倍的侍卫:“毕辞侍卫,这是何故?”

“劳烦兰翠姑娘和郡主说一下,方才有人意图在别院门外刺杀徐大夫,幸好徐大夫出门前孙大人安排了侍卫跟随,徐大夫没有事,那名刺客见行刺不成,便挥刀自杀了。现在此刻的尸体已经让人看管起来了。”

兰翠:“那好,我这就去回禀郡主和二公子。”

说完,兰翠闪身回了院内,毕辞握紧手里的长剑扫视周围,之前郡主把他们叫过去说这件事情时他还不是很在意,想着这里毕竟是王府别院,现在看来这敌人不光胆大还很猖狂。

葳蕤轩内,夏南行正裹着一个薄薄的被褥晒太阳,看见兰翠回来,顺嘴问道:“怎么了?外面什么动静?”

兰翠便将毕辞的话重复了一遍,夏南行听完还挺淡定,只点点头没有说话。

最新小说: 海贼之恶 江河终入海 莽荒纪之第二本尊 熠王宠妃之玉合卺 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女配 斗破苍穹之炎韵重生 假面骑士中的普通人 每天都盼着夫君黑化 末世之圣界传说 瞎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