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个冬天(1 / 1)

1923年,注定不平凡!俗话说太平行商,乱世行匪!这乱世当道!说有这么一帮子人,就落了草了!好家伙,还立了名号:“叮当响”!你瞅瞅,这穷的……

一开始就截个道,混个干粮!后来觉得截老百姓良心何在啊!改发展战略吧!截富户!截赶脚商人,后来到了龙潭山!确切的说是被张大帅的军队撵进了龙潭山!这才得以消停!

张啸坤,绰号(张疤瘌),因为他的脑袋上有个曾经被鞭子抽出来的一条长长的疤痕!一个地道的东北汉子,一个一米八五的精壮汉子,强健的肌肉配合那满脸横肉看着就不是“好人”…他是这股土匪的大当家!领着这帮子乌合之众躲在这里过着狼一样的日子!眼睛冒着绿光的撵野鸡、打兔子、逗狍子。还自己开了块地!种点菜,日子不可谓不闲得慌!别看他姓张。但是跟张大帅可完全不同命,他们本就是张大帅麾下的兵,因为张大帅统一东北时候自己人打自己人,还是因为良心!跑了…

故事的主人公是这位张啸坤的公子…从小在路上捡来的小男孩,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就变成了“孤儿”,父母都饿死在了路上,小男孩在母亲的怀里也是死气沉沉!这年头,地主要收粮,匪抢粮,兵抢粮,吃不饱了就的逃荒啊!这一家三口算是沧海一粟了!这种事嘛,看不见也就算了。既然让张大当家的看见了。那就不能不管!于是龙潭山有了小少爷,这支被取名为叮当响的匪众,有了崽子了!张啸坤给这个孩子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号:(张培光)…估计这张啸坤是不爱赌钱!不然不能取这么个名!

不知怎么的!这孩子慢慢长大!身子骨弱的惊奇,张啸坤是夏天奇花异果,冬天是山珍野味!就是补不起来,眼瞅着张培光是干吃也不壮!张啸坤无数次想象过这孩子到底什么种!胆子还特别小,有点风吹草走就忘大人怀里钻,张啸坤心里那个气呀…气呀!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知己)

1937年冬,已经是11月份的龙潭山早已大雪封了山路。大多的动物也都选择了冬眠,野鸡和狍子演绎着它们绝美的爱情!远远瞧上一眼就各自害羞的走开!

一声扑棱棱…随着树枝的剧烈对敲声传来。一直还在走霸王步的野鸡……掉了陷阱了!

“我就说嘛,这么个好天,不出来打点野味哪能行,天天不是酸菜就是土豆子,就那……哎,我说你出来没带腿呀?倒是特么快点啊!就那窝头扔出去都能打死人,你是没看到啊,豁牙子那天一口窝头下去,又特么少两颗!这回得叫他牙豁子了我看!”恨天高八卦着跟同行的伙计说着。恨天高:原名赵四六,那个时候的名字大多都是乱起的,基本都没啥文化,更别说认识字了,赵四六的名字由来是出生的时候稳婆喊错了性别,这孩子出生就闹这么个笑话,孩子爹骂稳婆四六不分,哎!名就来了!叫他恨天高是因为他那一米六的身高在东北真的不多见。所以他的口头禅啊,就是:你个没长腿的!好像只有这样他能忘记自己那点算不上缺陷的缺陷!

“要…要我说,豁…豁…豁牙子,当初就…就…啊就……,哎呀,就…”

“哎你别这么客气”恨天高占便宜的笑道

“就不该…哎…不该…走门…该”结巴终于吐出一口浊气,庆幸没憋死在这句话上!

“谁让他当年非要装什么算命的,非要去敲那地主老财的大门,俺们哪次不是跳墙!这可到好,让人一眼看出不是什么好鸟,大门一关,好嘛,关进去两颗牙!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这风是真特娘的大…”恨天高终于知道了原来背后说别人笑话的时候也会闪着舌头!

“哎…哎…哎呀,是…是不是…”结巴还没说完

“有野味踩坑了”恨天高甩起一对小短腿率先平移了过去。

“啊对”结巴紧随其后。

……

“哎呀我去,这是野鸡吗?野家雀吧!这都没我巴掌大”恨天高有点失望了

“这…这就…”

“这就不错了是吧,听你说话我都能急死,不过拿回去给少当家炖了也够一顿了,咱俩匀点汤,走了你个没长腿的”恨天高拎着野鸡边走边说道

“啊对…”结巴紧随其后

这俩货的背影,怎么看就像打了头牛一样的豪气云天…

(待续)

最新小说: 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 大国公传 民国穿越之暗夜纵横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开始 战国头号霸主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澳洲风云1876 江湖不归客 白袍雪甲 越战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