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张培光(1 / 2)

龙潭山又名水牢(锁龙井),前清旧名土城子,我们姑且称为龙潭山!龙潭山形态似卧龙,山下潭水称为水牢,锁龙井来源于传说这里锁住过恶龙!地势险要,大有一夫当关万夫干瞪眼过不来的气势。

山内有一座高句丽的古城遗址(高句(gōu)丽(lí)是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政权其人民主要是濊貊和扶余人,后又吸收一部分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由于高句丽的特殊地理位置,而且国土横跨今日的中国及韩国、朝鲜,中国及韩国、朝鲜都声称高句丽是自己本国的原始民族。高句丽极盛时疆域,东部濒临日本海;南部控制了汉江流域;西北跨过辽水;北部到辉发河,第二松花江流域。)

距离这座古城那是相当远的深山老林处,位置半山腰。一个先天然后人工加深的山洞,洞外整齐的两排兽皮包裹的小木屋。炊烟着袅袅…

山下处一座不大的小山包,是山洞的前哨,山包再下方是人工清理出来的一片开阔地,作为进入山洞的唯一道路,这片地势可真是需要点技术了!

山洞里,入口处两个沙包堆起来的环形机枪点,往里走是L型通道,通道的尽头,一个足有200平方的空间,一片石阶而上是一把石头方椅,两侧整齐的排列着总共八座石椅!

这个空间后面还有人工开凿出来的大小排列不一的小空间,看得出来是这几把石椅主人休闲睡觉的地方,就是现在,那骰子声还不绝于耳,甚至一浪盖过一浪!中央大厅正中石椅后上方一块大红绸子裁剪成的长方形就钉在高处的岩壁上。浑厚有力的乌黑大字赫然醒目:(叮当响)!

没错,这就是张啸坤(张疤瘌)为首的土匪,叮当响山寨了!不得不说的是张啸坤不愧为东北军出身,别的先不说,这构筑防御工事在那个年代也算是可圈可点了!

张啸坤本人可以说不好赌,不好色,半生未娶,唯独好酒,可不是顿顿喝,而是闲了喝,渴了喝,累了喝,睡醒喝。除了办正事的时候。不然你看他大部分时间就是抱着个酒坛子!

此时此刻张啸坤心情不是很好,可以说十四年来,他总心情不好,因为他面前站着个不争气的儿子,当年路上捡的小男孩:“小犊子,你还能干点啥?啊?谁让你在洞里尿尿的,小犊子我今天拍死你”张啸坤的嗓门一度盖住了骰子声,扬手摆好了他认为霸气的姿势。国字脸庞配着那双凌厉的眼神气场不可谓不强!小山洞的里的赌徒们停顿了一下,听到大当家在训少当家,见怪不怪的又开始了他们的娱乐。

“爹,外面冷……”张培光激灵一躲。

从记事起就在这个山洞,他从来不知道他是捡来的,因为谁也没有告诉他,他是个弃婴的故事,从张啸坤到手下一众土匪,无不把张培光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都是一帮子老光棍。这年头谁家好姑娘能跟他们,他们在那个时候有个响亮的统称:胡子(传说里就不是好东西的职业)

瞧那张培光,14岁年纪,身高一米四,那单薄的身材怎么看都不像是“少当家”,就像饿了多久一样。模样到还不错,水灵灵的大眼睛亮着光,单眼皮让这双桃花眼轮廓感更强,就是天生带点忧郁。直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笑起来月牙眼,两颗小虎牙看着让人喜欢。因为瘦的原因小小年纪瓜子脸的棱角就已经分明,用张啸坤的话讲这小犊子不脱裤子就活脱像个娘们。

但生来胆小懦弱,大人们都有自己的消遣爱好,所以张培光大多自己一个人玩,夏天刨坑打兔子,冬天挖雪窟窿堵堵野鸡!但是唯独一件事情天天不变,练枪!生在土匪家要学会土匪的本事,打个架他不是好样的,但这些年这枪法嘛,这么说,别看汉阳造这种国产老枪长又破。张培光能拿着它打中移动的狍子。也不枉费张啸坤这些年的大脖溜。

“冷你咋不冬眠呢?就你那一杆滋还能冻掉了?你闻闻这洞里什么味,你让我这酒怎么喝?”张啸坤有点急了

“也没耽误您喝呀……”张培光嘀咕着

“你说什么呢?”

“爹您也尿过”

“老子什么时候尿过?”

“就那次…你喝多了,在洞口就开滋,被风吹回来一身”

“老子那是喝多了,你呢?”

“我好像…吃多了”

“滚,个不省心的,瞅你我就来气,滚,滚犊子”张培光恨铁不成钢的结束了“沟通”

张培光慢慢转过身,静静地走了,看方向,不是后厨又是哪,这些年,他没事就爱去那里,不为别的,那里反而最安静。

……

这时结巴和恨天高跑了回来,没见其人先闻其声…

“大…”结巴

“大当家的我们回来了”恨天高

“我们…”

“我们套住个野鸡”

“想给少…”

“想给少当家炖了补补”

“槽你姥姥的…”结巴冲着恨天高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声音骂道

最新小说: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江湖不归客 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 战国头号霸主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开始 越战的血 民国穿越之暗夜纵横 澳洲风云1876 大国公传 白袍雪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