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猛虎出山(1 / 1)

冬日的暖阳,扬撒在茫茫雪地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白茫茫的雪,白茫茫的山。龙潭山以北,一条小路上,这是叮当响山寨下山前五当家窜天猴选的路线。隐蔽难发现!原本没有路,敢走的人胆子大,就成了路。这次是偷袭,不易太得瑟,越隐蔽越好……

“老五,这他娘的是路吗?这雪都末腰了,你是真猴子,好歹整条人能走的路啊!”老四抱怨道,没办法,他是机枪手,扛着个机枪。从雄赳赳气昂昂到气喘嘘嘘,这位三哥实在是受不了,毕竟不是正规军天天训练,这半冬天蹲的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再吃的日子让这位两个月前还精状的汉子微微有了浮肉。

窜天猴三步一跳,也不轻松:“当家的要这次出山绝对保密,我瞧着这个位置挺好,距离突袭点又近,谁特么知道这雪这么厚,哥哥,你就消停点吧,回去弟弟我请你吃酒!”

“行了……呼~,都闭嘴,赶路要紧,哎~我那小瘪犊子呢?”当家的张啸坤也是气喘如牛,让队伍噤声,回头一看,儿子丢了………

………………

队伍的最后,瘦小单薄的小身影愤愤的扭打着,他倒是不怎么累,身才小巧只要沿着前人趟出的雪印走就行了,不累还不丢,就是表情看着怎么都不像高兴的样子,嘴嘟的都能挂酱油瓶,一副受大冤的倒霉相!“我就知道没好事,早就看出不对劲了,这大冷天的在洞里烤烤炉子不香吗。出来就出来呗,非拉着我干啥?”

“培光,在想什么?”

这一声把神游天外的张培光是吓了这一老跳!回身一看“陈先生,您咋在最后面呢?”张培光前后瞧了瞧道

陈先生微微笑了笑,看了看前方的队伍,又看了看张培光:“培光,对于这次下山,是不是有点情绪啊”。张培光觉得这个陈先生的微笑才是和蔼可亲,比起他那个便宜老爹的“和蔼”,慈祥了可不是一星半点。

“啥叫情绪?”

“呃……就是你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对你爹的决定有点不满?”这刚沟通就卡了一口气,陈先生真有点无语了!

“啊…哦。陈先生,您说我爹是咋想的,非带着我,就我这样能干啥呀,跑不快,爬不高,力气小还没睡好…”

陈先生憋着笑,心说这都哪跟哪啊,但是还是耐心地说道:“因为你是他的儿子,这个寨子的少当家,如果大当家的决心抗日,你以后可能就是这个队伍的下一任领头人。你一定要像他一样,有毅力,有决心。培光啊,你爹看着糙,可是我了解他,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刚刚好。也许你现在不懂,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但是你又不更学的想你爹那样,你要有知识,更要有耐心。对你而言,今天以前会忘掉,今天以后才重要。懂了吗?”

张培光呆呆的看着陈先生,想了一下:“懂了…点,陈先生,那我到底跟不跟我爹一样?”

“我是让你学习你爹的优点,培养你自己的特点,补充你爹身上的不足!你要对跟着你的所有人负责,带着他们活着,带着他们吃饱。还要带着他们赶跑日本人。我和你爹快老了,这以后啊,得靠你们!”说完拍着张培光的肩膀,似乎是想给他能量!

“哦,那我明白了,就是我不弄死他们,再给他们吃饭!无冤无仇的,我为啥不让人活,再说了我没钱咋能给他们饱?为啥不能他们让我吃饱?”张培光绞尽脑汁的消化陈先生的话,逐句的理解逐句的消化…

“咳…哎呀我……咳…”陈先生满脑袋黑线刚想说话,也不知是今天风大还是急火攻心,终于嘴不再利索了:“那个…咳……培光啊……你爹叫你呢……咳……去吧…”

张培光莫名其妙的,这都啥跟啥,稀里糊涂下了稀里糊涂的山,稀里糊涂听稀里糊涂的话!陈先生真累,累的都说胡话了……这是张培光最后的想法了,试了几次被拒绝搀扶陈先生的动作后,屁颠的追上前面的队伍……

陈先生终于不咳了,看着这位小当家的背影眼角直抽,终于知道大当家的为啥总甩大嘴巴子了,这熊孩子狗屁不懂啊,这大当家的给了个什么差事哦!

张啸坤寻了半天终于看到队伍最末的一大一小,没去打扰。因为这是他给陈先生的悄悄话,就是希望陈先生能带带小犊子,日常让陈先生教他识字,但是发现这小子脑子不知道随了谁了,就是不开窍,一天混吃等死啥时候是个头,张啸坤自己又燥的很,根本不是教人的料。虽然不是亲生,但是这些年也把这孩子当亲生的看待,这些年也攒下了点大光洋,张啸坤都想这孩子大点了,送他去读个军校,好歹出来是正规军不是,这总在山里不把孩子毁了吗,培养培养以后就是个好苗子,这年头能有多少念的起军校的。但在这之前,要让他见见生死,别挺大个小伙子一天娘们唧唧的。所以才带着他出来,又叮嘱陈先生借着这次机会好好引导引导这小子,开开窍也好。这不,看到这一大一小聊的这么开心,陈先生高兴的都笑弯了腰,他也会心的笑了……

可是没一会小犊子就自己追上来了,张啸坤看着这个没出息的,拎过来就往肩上一扛,跟着队伍继续走着。张培光以为他爹又要揍他,刚要挣扎屁股就挨了一巴掌:“老实点,你当你老子闲着了?你要是累倒了我还得叫人给你做担架,要是这次出山被你小子耽误了,我拍死你信不?”

张培光不动了,静静趴在他爹的肩膀,走的这么一路到现在本就不怎么强健的小身板确实是有点累了,这不,在张啸坤背上没一会就犯了迷糊“我就知道这老头子没什么好心,还好我聪明不跟他争,不然又挨嘴巴子了聪明如我呀。”这是小当家流哈喇子前最后能想到的……………

………………

队伍继续行进着,向着远山。总有人走着却不知为什么而走!总有些人不动却想到处走走!

“你滴,亲眼看见他进山的?”

“太君,千真万确,他进去第二天,龙潭山的土匪就把那条路给封了,太君,我有点不明白,既然知道这个漏洞,为啥不直接上去缴了他们丫的?”

“你不懂,这条路只能接近他们滴匪巢,他们滴,经营多年,强攻意义不大,回报太小。我要他们自己出来,钻进我的套子里,瓮中滴捉鳖,你滴明白?”

“啊….明白,小的明白,那…明天我们还照常逼近龙潭山?”

“去,必须去,你们滴作用,是掩护,是疑兵。如果我剿灭了下山滴土匪,你们转为主攻上山,如果围剿失败,你们回身与我会和包围这伙土匪”

“哎呀,妙计呀太君,秒…嘿嘿嘿”

昌邑县郊,小野川次站在高处望远山,单手持刀掐着腰!自我陶醉心情好!旁边一个狗腿子点头哈腰老鼠眼,竖起拇指显贱笑!身上一身保安队的黑色大衣在雪色的背景中显得格外醒目。

远处,一个趴在远处雪地的身影慢慢的后退,全身白色的棉袄只露出眼睛。退到确定意淫中的那二位和其身边守卫看不到的地方撒腿就跑,跑的那真叫一个快……

待续……

最新小说: 江湖不归客 满级大佬也要努力修仙 大国公传 民国穿越之暗夜纵横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战国头号霸主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开始 澳洲风云1876 白袍雪甲 越战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