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1)

屋内,桌边静静端坐一人,满面风尘。荧荧烛火被猛然带进来的风一扑,摇摇欲熄,将他投到墙上的影子晃的飘忽不定。

翁时渐瞧了来人一眼,未露讶然,淡淡问道:“怎么怡亲王不急着赶路,去接旗主的差使吗?”

怡亲王广禄握拳行礼,语气和缓,十分谦恭道,“老师耳目果然十分灵通。。。虽然致仕,这么机密的事,也瞒不过您。。。。。是弟子一听说老师在这里,其他的事再急,必要赶来请安问候。”

他施施然坐下,探出细长白皙的一双手,取了茶,啜了,一股暖流下肚,身心舒爽。嘴角布满微笑,眼角却一片冰意。

塔克哈齐的信入京后,便被皇帝压了下来,好在他宫里眼线众多,才没被瞒住。就这样,他出京的消息也知者甚少。皇帝的心思他摸的准准儿的——不愿众人知晓,是因为此事尚存变数。若是他不能顺利接掌旗务,便能以八旗和睦大局为借口,将此事抹去不提。自然,对他则说是因为怕阿敏狗急跳墙,才秘而不宣。

“听说?”翁时渐冷笑一声,到底忍不住,讥讽道“冒这么大雪,怡亲王亲自来追,下了如此的功夫,为的是老夫这条命吧?”

怡亲王接掌旗主一事,他是知晓的。皇帝为此犹疑不决,还问过他主意,他自然提议捂住。捂到喀尔喀生变,阿敏接手,此事便悄无声息的化解了。可后来恩科舞弊案闹的沸沸扬扬,他不得不上书求辞。致仕回盛京的旨意很快颁下,不能耽搁,不等颁旨太监来催,他识相的简单收拾行装,立时就出发了。

从这里再去盛京,跟怡亲王就分道扬镳了。可是被这场雪滞住了。

广禄长得肖似先帝,微笑时右边嘴角上抽。

“朝堂廷议汹汹,折子雪片儿似的往上递,弟子也拦不住啊。知道您致仕,您那个最信赖的大弟子董其亮立时就翻了供,他说谋取私囊的事都是老师您的主意。皇上震怒,不愿相信老师竟然如此不堪,辜负重托。如今江南士子叫了天屈,皇上也打发不了了。。。。不过,老师放心,弟子自然是信您清白。等事情过去,弟子定会替老师报仇!”

见到广禄那一刻起,翁时渐隐隐觉得,自己的路今日怕是走到头了。

只是没想到,最后是拿恩科舞弊案的污水,泼到自己头上。身为帝师,效忠两朝,他还不至于为个恩科贪墨,以至于毁了自个儿的晚节。

一代大儒,视名节如性命。他相信,皇上一定也明白。所以,才提前让他致仕,也算保全了师徒一场的情分。

“上意绝不会如此,广禄你假公济私,竟然借刀杀人!董之白怎会出卖他的恩师?!一定是你,我深知之白为人!他,,,绝不会!这分明是一场阴谋。。。。”翁时渐终是被激怒,大叫起来,沟壑纵横的脸上,青筋暴露。

他教化两代皇帝和皇子们,可最聪明最有算计的,却是眼前这个先帝的六皇子。

广禄也是最记仇的那个。

当年,先帝在当今皇上,二皇子广宁跟六皇子广禄之间摇摆不定时,他还是选择支持了广宁。

他甚至拿出汉高祖的事例来进谏先帝,宠妃爱子一旦越过皇后嫡子,便是给大夏埋下祸殃。

“老师误会了,广禄怎敢有负您的教诲,行借刀杀人之事?弟子今日是特地来送老师一程的。。。老师安心走,将来,弟子必替老师您报仇,杀了那个董之白!”广禄语音中流露出伤感,遗憾的摇摇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用食指挑去眼角一滴清泪。再度抱拳颔首,轻轻转身出了门。

董其亮,字之白,是翁时渐最倚重的弟子,这次,正是董之白暗自窃得恩科试题,悄悄贩卖,舞弊贪墨,最后事情败露。

董其亮入狱后,很快就认了罪。翁时渐因防范不严以致试题泄露,引发科场舞弊案,无颜立足朝野,递了辞呈,皇帝安抚一番,也就应了。登基三年,新帝急于搜罗人才,于是加开恩科,准备广纳天下贤才,特意请帝师翁时渐主考,没想到最后却草草收场,皇帝也十分懊恼。

没过几日,董其亮忽然在狱中改口,称全是受了恩师翁时渐的指使,才贩卖试题,自己并未收受赃银,全是翁时渐一人所为。。。。。。。

“送老师上路吧。”

身后,翁时渐怒斥咒骂喊冤的声音戛然而止,纸窗上,一个孤伶伶的人影悬于梁上,晃动抽搐几下,终于安静了下来。

侍卫跟上来,替他们主子将拍打过后不沾一丝儿雪迹的狐毛大氅披上。

“安顿完了?”

侍卫恭谨道,“回主子的话,都封了口。驿丞已在翁大人的认罪书上具了结,证实翁大人是在驿站自行了结。”

广禄拍拍手,仰头看天,驿站大门高矗的桅杆上,昏黄灯笼映照出的漫漫飞雪,半晌叹了口气,“可惜了,老师之才,不输前朝张太岳啊!”

用好了,翁时渐是最好的助力。可惜当今不懂。

“主子,雪大,已经交了子时,要不在此歇一夜,明儿个早起赶路?”连着数日奔波,人困马乏,赶上这场大雪,正好休整一下。

“跟驿丞要些豆子,喂饱马。若是马不成了,让他们把驿站里最好的给换上!你们也去烫些热酒。。。。少喝些,歇个脚,暖和了就走。”广禄吩咐道。

喀尔喀那边等不得,耽搁一日,便是一日的变数。

。。。。。。

被闷闷的丧钟半夜惊醒,素格起得急,光脚下了地,又一脚踢翻了跟前的瑞兽香炉子,疼的直跳。

侧福晋进来看到,心疼的抱怨,“想着让你多睡会儿,没让叫你,谁知偏惊着了。瞧瞧,青了好大一片,明儿个路都走不得了。。。。这怎么话说的。。。即起来了,换了衣服跟福晋一道儿进王府吧。”一面让丫头拿了素服给她换上,一面道,“简亲王夜里刚刚殁的。论理儿你阿玛的官位如今够不上,可到底跟福晋有一层亲,咱们都得去府里祭拜守灵。”

。。。。。。。。。

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最新小说: 锦衣娘子 从火影开始的水雾刺客 我家师父超凶哒陆尘 如果能在一起就好了 江意苏锦年 我的宗主英明神武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乃木坂之贴出个未来 安安的秘境之旅 魅力值点满后的游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