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1)

不做皇妃做亲王福晋,命运可大不一样。

亲王福晋是正妻,自己成府,不用在婆婆那里立规矩,更不用一辈子锁在紫禁城里当雀儿,要自在有自在,要风光有风光,自然是首选。

就算鄂扎最后当不上王爷,素格嫁过去也是妥妥的正头福晋,侧福晋拿自己的经验比,知道女人一辈子不求别的,腰杆子硬棒,才能活的爽气。

更别说鄂扎长的好,脾气个性都稳当,实在是个良配。侧福晋为这事上头,天天儿的絮叨。被雅布逮着骂了几次,收敛了些,可只要见了素格,还是忍不住唠叨。

素格没法子,回回儿听的脑门子疼,先也跟着有些担心,后来自个儿想开了,知道侧福晋全是为着自己好,也就不嫌她絮叨,只当她和尚念经,掩了耳朵不入心。

从小到大她都这样,万事都没长性,不放眼里。再想要的东西,实在得不到,叹息两回也就撒了手。到长大些,她觉得这样也挺好,人这辈子几十年,想开些,没什么是必须的。

雪刚停,天边儿泛起鸦青,空气里处处澄明的剔透。风刮过来,浮雪从树上飘坠下来,不留神钻进脖颈儿一片两片的,能把人冰一激灵。狠狠吸一口,清冷里透着丝儿甘洌。

素格一行到了王府门口下了车,遥遥见里面已是白幡一片,琉璃灯笼外面都罩了白绸布,里面透出一点的昏黄。门楼和正殿屋顶的雪先除干净了,拉着白幔,下面扎的白色花幄子,一个接一个,次第延进灵堂里去了。

喇嘛的接引唱经声嗡嗡嗡的,隐隐里面夹着几嗓子哭喊声,凄厉极了,悲恸倒不多。地上还有没来得及清扫的残雪,让素格一下子想起才到喀尔喀,也碰上一个大雪天。那会子见着的那样健硕的一个王爷,说声没了就没了,人的命,可真如蝼蚁,经不住老天锉磨,脆弱的可怜。

府里正忙乱着,杂役和哈哈珠子们得趁着这时祭奠人还不多,赶紧除雪。树要罩上,殿宇亭台的屋顶,一应带色的东西都要换下来,用白布蒙起来;使女们忙着把屋里器物换成素色,人也素服,处处白色,晃的人眼晕。

昨日还辉煌绚烂的王府,眼瞅着就一点点在眼前销了色,只留下唯一带些斑驳的经幡,铺陈向灵堂和后院而去。

正殿里,喇嘛们分两边打坐,颂着经,敲着罄,福晋带着素格她们进去,拈香叩拜,洒了祭酒。一旁是阿敏,披着麻衣,领着兄弟们回礼,素格悄悄瞥了一眼,未见鄂扎的影子,疑惑这会子他能跑哪里去。

礼节完了,福晋哀哀哭着出来,自有人接了往后面侧殿,女眷们休息地儿设在那里。这时天没大亮,来的都是极亲近的人。主事的是府里养老的太福晋,年纪大了,平日都不出面的。上来迎她们,彼此道了恼,又跟认识的夫人们应酬完,便坐了下来,使女奉了茶,福晋跟侧福晋不由接了个眼神。

此刻该是正主子露面答礼,陪着叙话的时候,王府却是一个老侧福晋出面,小福晋倒不见影儿。

到了晚间雅布回家,一家人坐在一桌子吃饭,才知道王府出了大事。

阿敏等老王爷一咽气,便让人看住了小福晋和几个没有生育的侍妾。

“说是要人殉。”

福晋大吃一惊,手里的包金银筷握不住了,“大夏朝从前是有过成例,皇帝大归,后宫未生养的一起殉了,说是服侍于地下,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儿,叫什么“朝天女”的。小时候听人讲这个,吓得一宿一宿睡不着。老辈儿说,宫里一次几十个人一屋子吊死,一屋子白衣服飘荡,那些给她们成服的太监之后都要去庙里点灯,替她们超度,求她们别找自己来。还说,以后只要阴天下雨,就听见宫里那地方满屋子哭声。。。。

可打先帝起,又说了,人殉有违天干,到底残忍了些,忠心不忠心的,不在这上面,倒是让人颐养天年,老了到天上才没有怨怼。这人殉是下了旨意叫停了的,怎么如今喀尔喀倒不听先帝爷教化,还做这伤天害理的事。。。”

侧福晋跟素格听的浑身起鸡皮疙瘩。素格小,没听说过,侧福晋肚里只念佛,幸好她生了一双儿女,没赶上那时候。

她哆哆嗦嗦的嘴里嘀咕,雅布听的真切,气她咒自己,横她一眼道,“要殉也是宫里主子和王府爷们,你当老子有那个资格?你倒是想呢,没那好福气!老子活的旺旺的,合着就这么被你咒没了!”

侧福晋方醒悟过来,忙赔着笑脸,“我胆小,爷不是不知道,想事不周全,方才一听被唬住了,神魂不归位的,爷别生气。您和福晋多担待、提点我,我的福份可大着呢!”

福晋也没了胃口,放下筷子抹嘴道,“怪道今儿个一天没见到小福晋。。。她是有儿子的人,哪里肯依的?依我看,小福晋年纪不大,瞅着只怕有十八个玲珑心眼子的。这事,能成?”

雅布听几个女人半天说不到裉节儿上,便不想搭理。

侧福晋偏跟福晋关心的一样,“爷,福晋说的在理,您倒是吱一声啊。。。”

素格不好搭话,看了一眼同桌子的弟弟永常永林两个。永常脑瓜子直,他跟鄂扎交好,便道,“阿玛,看着亲額涅去死,鄂扎怎么肯?”

雅布咳嗽一声,没想到人嫌狗不待见的大小子还有这份脑子。“平日只见你掏窝子玩尿泥,今儿个脑瓜子冒了灵光啦!”把素日嫌弃的心减了七八分。

提到鄂扎,福晋跟侧福晋才转过弯儿来,心里也不由更骇怕。

这么说来,人殉八成不是小福晋自己乐意。

再怎么说,小福晋有儿子,又是正妻,身上还有朝廷封的诰命,好好活到老,看着鄂扎娶媳妇,将来儿孙绕膝,多滋润呐,没理由去人殉!那这么说来,其中另有隐情?

最新小说: 乃木坂之贴出个未来 我的宗主英明神武 安安的秘境之旅 如果能在一起就好了 江意苏锦年 江辰花涟漪 我家师父超凶哒陆尘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锦衣娘子 从火影开始的水雾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