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 > 第1章 学农人的纠结

第1章 学农人的纠结(1 / 1)

公历1982年6月6日,钟国正结束了为期两个半月的毕业实习,返回读了近三年的寒江高等农业专科学校。几个月的离开,使他对大学生发出一种少有的亲切感,好像这里就是他的另一个家一样。

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来没有这样一连几个月,在家乡之外的其他农村,和当地人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参加农业劳动生产,指导农民浸种、催芽、育秧、施肥、田间管理、病虫防治等等。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以农业生产技术员实习生的身份,参加、影响甚至改变农村的生产和生活。过去,他一直是学生,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一直以学生的身份存在于这个社会。两个半月的毕业实习,使他深深地体悟到,自己正在开始一种新的质的飞跃,不仅把自己在课堂上听到的、在书本里读到的专业知识,变成农民在生产实践中具体实在的种植技术和劳动技能,而且使自己再也不用死记硬背那些抽象的虚无缥缈的东西!

更为关键的是,他第一次对农村有了最直接最深入的了解,搞清了农村包干到户后的新情况,明白了农民的新需求,晓得了农业的新问题,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选择,庆幸自己参加了全省第二批选调生的选拔。虽然时至今日,自己还不晓得能否被选上,但他却越来越坚信,农村条件虽然艰苦,农民自身虽然贫穷,农业生产虽然落后,但正是这些艰苦、贫穷和落后,才会给自己提供真正的用武之地,提供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广阔平台。

三年的大专生活即将结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毕业了。随着离校的时间一天天减少,走进社会的日期一天天临近,他说不清自己是兴奋还是遗憾,是渴望还是害怕。实习结束一回到学校后,同学们只要聚在一起,最热点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毕业分配,常常自觉不自觉、有意或无意的讨论起分配的事情,纷纷把上届农学科那些毕业生的分配,当作各自的人生坐标和参照物。上届农学科毕业的四十人,将近一半的人分在了县级农业局,将近一半的人分在了各个地区农业局、农科所、种子公司等,只有三个人分到了省农业厅。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都盼望着能分到省农业厅工作,当然最好是分到农牧渔业部工作。

但这是不现实的。大部分的人都将分配到县里,哪里来哪里去,名副其实的“社来社去”。这也是这些“农”字牌大中专学生,深藏在心底的最是郁闷,也最是纠结的地方。他们原本是想通过发奋读书,金榜题名后跳出农门的,没有想到由于填报志愿的问题,结果进了农业大中专院校。最初还以为有希望能够分到省里或者地区工作,虽然属于“农”字部门,但也是在城里工作,也算是有了一个盼头。谁晓得,刚刚过了几年的城里生活,现在又要回到原来的起点——农村去工作和生活。

这是学农人的使命的归宿,如同长成的眉毛、生成的相貌,很难发生变异。学农的人分配到县里,无论是分在县局工作,还是到其下属的各种站所工作,都是没日没夜的在和农民、农业和农村打交道。与农民、农业和农村打交道,就意味着和贫穷、落后、艰苦在一起!特别是那些下放知青和回乡知青同学,他们更是心不甘情不愿。说,人生中最担心的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步错步步皆错,一脚落后脚脚落后!男人一脚进错了门,一辈子都没有了搞手。

高考填错了志愿,如同进错了门,等于选错了行。学农人分到县里的涉农部门,就工作到了农村,生活进了农村。农村的生活状况,大家心里谁都有数。早餐吃蒸红薯,中餐吃红薯丝稀饭,晚餐吃只有几粒大米的红薯丝干饭,完完全全的一个红薯人。曾有一幅对联入木三分的描述了那时候农村的生活状况,上联是:晴也出工阴也出工雨也出工一年到头忙出工;下联是:早也红薯中也红薯晚也红薯一天到晚吃红薯。横批是:就是没饭吃!

钟国正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懂事起父亲就在大队当干部,来读农专之前,看到的最大干部就是公社书记,接触最多的干部也是公社干部,感到最豪爽的干部更是公社干部,觉得最威风的干部还是公社干部,讲话、做事都一个个的晓了显火,在心里就把当公社干部作为自己人生的一种梦想。当学校在本学期开学之初宣布,省委组织部计划在全省二十所本、专科院校,选调第二批应届本专科优秀毕业生到公社工作时,农专一百多名应届毕业生几乎都没有一点反应,仿佛一个马拉崮(石头)被扔进了崇山峻岭一般。只有钟国正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个人到学校去报了名。拿到报名表之后,他马上找到校团委书记李晓明。

钟国正和李晓明是一个大队的人。李晓明的父亲李青昭是地区农业局副局长,母亲是农村户口,是当时最典型的半边户,即男的吃国家粮,有工作,在单位上班,住在城里,吃在单位食堂;女的是农村户口,吃农村粮,没有单位,结婚后在老公原来的生产队务农,吃在农村,住在农村。半边户是当时中国最具特色的一种家庭结构,也是全世界中最具“专利”的社会细胞,基本上是由吃国家粮的男的和吃农村粮的女的,结婚后组成的一种以传宗接代、解决生理需求为主要目的的家庭。这种家庭生育的孩子,其户口是不能跟随父亲成为城市户口和吃国家粮食的,只能随着其母亲成为农村户口,吃农村粮食,也不能和城市户口的子女一样,由国家来单独招工招干。

李晓明的家庭就是这样的半边户。他和他的两个弟弟,从生下来开始,就被剥夺了“道路可选择”的权利,只能按照“出生不由己”的“天生”为农村户口,和钟国正一样,从小就住在农村吃在农村,读书在农村,成长也在农村。

李晓明比钟国正大五岁。他在高中毕业后回生产队劳动,成了千千万万回乡青年中的一员。在当了两年多农民后,李青昭通过寻找关系,把李晓明推荐到了仙寿大学读大学,当上了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1978年毕业后分到寒江高等农业专科学校当老师。李晓明工作勤奋努力,一年之后,被提拔为农专的校团委副书记,又一年之后,他由副转正,当上了农专的团委书记。

钟国正考上寒江高等农业专科学校后,两人就由过去一个大队的远房表兄弟关系,变成了现在一个学校的师生关系。但李晓明并没有由于自己是学校的老师和团委书记,就疏远了和钟国正的关系,高高在上,依然把钟国正当做自己的老弟,而且两人的感情更好了,友谊更深了,关系更铁了,不仅经常和他一起在晚饭后散散步,还时不时的喊他喝喝酒,改善改善伙食。

最新小说: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我建造的工程有光 不败战尊 重活之1999年的夏天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盗墓直播:开局获得麒麟血脉 传世曼巴 2003重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