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 > 第12章 物是以稀为贵

第12章 物是以稀为贵(1 / 1)

钟国正不了解刘有成婚姻中的故事,对他的感叹很不以为然,说,门当户对?那老黄历也太老掉牙了,现在的人,还有哪个讲这些东西的?只要两个人愿意,其他都无所谓。

刘有成看了一眼钟国正,沉默了一会儿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任何东西都是讲究平衡和对称的,不平衡就会失重,不对称就会倾斜。婚姻也是这么一个道道,门不当户不对,本身就是一种不和睦的因素,一旦遇到活生生的现实,就会暴露无遗。没有发生,只是还没有遇到发生的条件而已。

钟国正不想探讨这个问题,就问刘有成,公社干部也是国家干部,为哄么大多数的讨不到吃国家粮有工作的老婆?

刘有成笑了笑说道,你刚刚参加工作,走进社会,对公社干部的工作对象、活动范围和性质,可能还不是很清楚。我们这些公社干部,整天泡在农村,和农民打交道,有几个人有时间跑到县城和其他单位去,专门谈恋爱找老婆的?谈恋爱找老婆,不仅要有经济做基础,而且要有时间来作保障。没有时间去打磨,哄么事都难做成。公社干部还算是好的,还有可能找一个有工作的老婆。那些在公社下面单位工作的男同志,特别是那些在中小学教书育人吃粉笔灰的男老师,他们想找一个有工作的老婆,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们国家本来就有一家养女百家求的传统,何况现在在工作单位里,男同志过多,女同志太少,男女性别结构严重失衡,一个有工作的女同志那就不是百家求了,往往是千家求万家求。这样的现实,就现在来讲,我们没有哪个人可以改变得了的,只有自己去面对现实,适应现实,八仙飘海,各显神通。不过,以后的发展趋势,是会越来越好的。大中专院校毕业出来的女崽会越来越多,招工招干的女崽也会逐渐增加,你以后想找一个有工作的女同志,机会还是不会少的,就看你八字好不好了,运气行不行了,手气背不背了啊。

在大历县公社机关所在地,最大的单位就是寿仙省光明机械厂,也就是2636厂,其次就是供销社、医院、中学、中心校、食品站,其它的都是几个人的单位,像粮站、信用社、派出所等等,那些社办企业都是一些农民伯伯。女同志最多的就是2636厂,其他单位虽有,但没有结婚的,加起来也就十来个人。

在单位里面,男女同志之间的比例,除了纺织厂、医院等个别的特殊单位,永远都是不平衡的,就像公共厕所设置的男女厕位一样,总是男九男十女一甚至更高比例的固定模式。即使这样悬殊的比例,男人入厕也常常要排队。人总不能给尿敝死,无奈之下,男人屙尿时,只好找一个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扯出来就屙。而女厕所的厕位虽少,却总是空着的时候多,严重的闲置浪费。

任何东西都是物以稀为贵的。物一稀,就成为抢手货,成为宝中宝。在单位工作的人也是一样的。因为女同志在国家单位特别是机关单位工作的人数太少,女同志一旦有了工作之后,往往就会因其失衡的男女比例,反而急剧地提升了她们的附加值,使有工作的女同志身价呈几何级数倍增,没有不趾高气扬的,没有不优中选优的,没有不待价而沽的。

钟国正刚刚过完三年的“寒江炮兵大学”生活,差不多形成了男人社会的习惯,对大历县公社有工作的女同志过少的情况,并没有感到遗憾或奇怪。对于他来说,没有女人的世界,似乎更像一个世外桃源,更能天马行空,自由自在,自行自素,随便随心随意,率直率真率为。虽然也总在心里感到好像淡漠了一种色彩,弱化了一种激情,缺少了一种挑战,身体上的荷尔蒙似乎积淀得越来越多,释放的欲望好像日趋强烈,有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备受煎熬。但一融入公社这个以男人为绝对主导的集体后,却仿佛有了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既没有身在异乡是异客的惆怅,也没有那种缺了女人就不能活就要犯罪的末日之感。

公社还没有结婚的男干部加上自己才三个,另外临时聘请的有两个,一个是公社食堂的炊事员徐太仁,一个是公社的通讯员石三毛。公社民政助理员史照盛和钟国正住隔壁,他父亲史光辉三年前在县革委会当副主任,现在调到地区供销社当副主任。史光辉在即将调到地区工作之前,把史照盛从农村招干到大历县公社。史照盛二十五六岁,一米六一二的个子,年纪不大肚子不小,很有一种当官的像,讲话不紧不慢,做事不急不快,除了下大队时和人在一起外,很少和其他干部聚在一起。一回到公社,不是关着门一个人呆在间子里,就是一有时间就不停的用纱布条擦拭他的那辆永久牌单车。

在大历县公社干部中,史照盛是唯一一个拥有私人单车的干部。在那个实行极端的低工资和严格的全方位票证制度的年代,不要说没有余钱余米买单车,就是你有钱想买一部单车,如果没有单车购买票,也是白水锅里揭豆腐皮——办不到的事儿,只能望着单车兴叹。公社干部下大队,不论风里来还是雨里去,不管是炎炎三伏之天,还是冰冻三九之日,都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来丈量农村路的长短和宽窄。因此,哪个公社干部拥有了一部自己的单车,那可是把人羡慕崇拜死的天大的事情。史照盛不仅有一部令人羡慕的全国三大名牌中最好的永久牌单车,而且还正在和县供销社的一个女营业员谈情说爱,成为整个大历县公社干部中,最让人谈论最引人自豪的一个亮点干部。

另一个公社干部秦建良。他父亲两年前在县烟厂退休时,本来是要把儿子秦建良搞到烟厂去顶职当工人的,后来不晓得哪么阴差阳错,弄到了大历县公社当干部。半年前,秦建良又当上了公社团委书记,现正在和公社话务员柳何英卿卿我我,难舍难分。瘦瘦弱弱身材的秦建良,和单单薄薄身材的柳何英在一起,看上去到时很般配的。

在现在三个没有结婚的公社干部中,只有钟国正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单身公。虽然他的身材中等,长得不是五大三粗的,没有海拔优势,但却天生了一副阳关、清纯的长相,常常引人过目难忘,莫名的催人生发交往之念。

最新小说: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不败战尊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 重活之1999年的夏天 2003重头再来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传世曼巴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我建造的工程有光 盗墓直播:开局获得麒麟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