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 > 第14章 东西不能乱种

第14章 东西不能乱种(1 / 1)

谢太和一边扯胡子,一边对钟国正说,你不要以为扯胡子就是耍,不是搞工作。很多道理,很多方法,其实都可以从耍里面领悟出来的。扯胡子和搞工作,在道理和方法上,其实也是一脉相通的,总是从不懂到懂,从不精到精的。一个人胡子扯精了,工作肯定也会做得精的。这里的关键是,你要善于在玩中举一反三,从耍中触类旁通。如果你做到了这一点,就完全可以做到一通百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没有哄么事情可以难得倒你的。从你刚才扯胡子中可以看出来,你悟性很强,以后工作上也肯定会成为一把好手的。

许建安站在一边也接着夸奖起钟国正来,说,读书不读书就是不一样!你是大学毕业出来的,我们这些最多就是一个高中生,你看我们打了几十年了,还不如你初学的水平高。

钟国正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马上说道,许兄,我可是你亲自教出来的徒弟,胡了也是你教徒有方,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再说,爆火角色(即新手)一般都手气特别的好,我纯粹是瞎猫碰上了死老鼠,运气好,与水平高低没有关系的。

肖良发高兴的说,小钟啊,我们现在都是同事了。我们当了二十多年的公社干部了,说实话,公社干部说好当也好当,说难当也难当。所有的难和易,都是相对于做事的人来说的。会做工作的,再难的事情,他也会将其变成易事的;不会做工作的,再容易的事情,也会被他弄成难事的。农村工作全在于自己怎么领悟,在于自己怎么去把握。你如果想把工作做好,想一步步的往上走,你必须记住几点,首先要和农民、大队生产队干部搞好关系,不和他们搞好关系,你下去连饭都没有地方吃,你还做工作?做个屁的工作……

说着说着,肖良发突然大声地喊道:胡了!

许建安一边拿牌,一边对钟国正说,当公社干部,和老百姓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多和老百姓做一些好事,做一些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事,要多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生产、生活中的困难,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衣食父母。没有这些农民兄弟姐妹,哪有我们公社干部的存在?你刚刚参加工作,从大学那种象牙塔的校门,走进农村各种各样的家门,要特别注意这一点,一定要放下天之骄子的架子,在骨子里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多替老百姓着想,多为老百姓讲话,多和老百姓办事,多和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多和老百姓解决一些他们最想解决的问题。否则的话,老百姓不但不会听你的话,不配合你做事,反而还会处处为难你,刁难你的。

谢太和接着说道,公社干部不是坐办公室的,都是做具体事的。坐办公室的人,可以皮鞋擦得亮亮的,裤子穿得直直的,衣服整得齐齐的,头发梳得油油的,脸上抹得香香的,说起话来口气大大的,横挑鼻子竖挑眼,指手画脚,指点江山。但是像我们这些做具体事公社干部,就不同了,就不能像坐办公室的人那样了。

我们做具体事的人,不仅要把好事做好,将实事办实,还要敢于得罪人,敢于和坏人坏事斗,敢于碰硬较真,拿出几把硬刷子出来,做几回恶人。一个人不做一两件恶事,是没有人怕你的,会把你当做一头病猪来看的。我们不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不开枪可以打天下。我们不行,没有几把硬刷子是做不成事情的。现在的人,有些时候就是生得贱,三句好话还不如一棒棒。

谢太和的话音刚落,肖良发马上说道,还有不能忽视的一点,就是不要乱搞男女关系。男人的一生啊,不管做哄么事情,最基本的事情,归纳起来就是两条。一条是为了嘴巴。嘴巴是吃东西的,但东西是不能乱吃的,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轻则生病,重则犯错误。不要多吃多占,不要拿别人的东西,也不要要别人的东西,不管是公家的东西,还是私人的东西,都不能不劳而得,都不能违法而得。嘴巴还有一个功能,就是讲话。干部最大的武器就是讲话。干部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通过讲话来实现的。会不会讲话,是衡量一个干部有没有水平、成不成熟的重要标志。所以,当了干部后,嘴巴就不能乱讲话了。该讲的话讲,一句话都不能少,也不能含含糊糊。不该讲的话,一句都不能讲,一个字都不能多。有的话在这个场合可以讲,但到了另一个场合就不能讲了。干部的嘴巴,既要善于开口,更要适时闭口。不该吃的东西吃了,病就会从口而入。开口容易闭口难。人最怕的是不愿意适时闭口,总以为自己多么高明,多么伟大。该闭口的时候不闭口,祸就会从口而出。无论是病从口入,还是祸从口出,至少,都会让人不得安宁的。

人类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社会之所以和谐安定,就是男女之间的公平规则和自我约束。男女之间是不能乱来的,就和农民种田一样。现在农村包干到户了,每个人都有一份自己的责任田,生产队还留有队里的机动田。农民种田的时候,只能在你自己承包的责任田里种。在自己的责任田里,不管你哪么种,种哄么东西,或者哄么东西都不种,把自己的责任田给荒起来,嗮太阳吹北风,那都是你的自由,你的权利,都不会引起纠纷,更不会违法乱纪。但是,你如果在别人的责任田或机动田里种东西,那就是在侵犯别人的权利了,轻则引起纠纷,赔偿损失,重则会被别人上纲上线,判刑坐牢!我们看到好多有本事、有前途的领导干部,往往吃亏就吃在这个事情上,自毁前程,令人惋惜。

钟国正感激的说,一定记住各位的教导,谢谢老哥们了!

你们要不要?这时,谢太和敲了敲桌子后,又问了一句。在扯胡子的过程中,凡是要王钓和王闯了,在自己王钓和王闯之前,都要先敲一下桌子,告诉其他人自己要王钓或王闯了,如果有人胡牌可以抢胡。如果不敲桌子,王钓和王闯是不算数的。见大家都说不要后,谢太和站起来激动的喊了起来,你们不要?双王闯!哈哈,闯到一个黑的,全黑,全黑双王闯!十八胡三个子,四醒八个子,乘以32倍,352个子,每人贴352张字条!

扯到十二点,钟国正刚好撕完贴在脸上的白纸条,肖良华的脸上还有三张白纸条,许建安的脸上已经满脸白旗飘飘了,而谢太和不仅没有一张白纸条,还赢了两百多个字。

最新小说: 传世曼巴 重活之1999年的夏天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 不败战尊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我建造的工程有光 2003重头再来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盗墓直播:开局获得麒麟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