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 > 第20章为进城考大学

第20章为进城考大学(1 / 1)

正在学生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读书的时候,风水突然轮流转,正所谓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在钟国正刚刚进入高中一年级的1977年下半年,国家恢复了高考。读大学不再是搞推荐,而是改为通过考试上大学。一切用成绩说话,一律凭分数录取。

当他看到成群结队的哥哥姐姐们,找大队干部开介绍信报考大学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努力读书考大学的事情。那一年,他们大队虽然有两个人考上了大学,一个是自己的堂兄钟国华,考上了全国重点本科仙寿大学,一个是下放知青伍四海考上了仙寿师范学院,也没有激发他头悬梁、锥刺股的热情,激活他凭努力读书考上大学的动力,更没有意识到高考会改变他个人的命运,依然像其他同学那样平平淡淡的读着书。但他却明显的感受到了,高中老师对他们的要求越来越严了,考试越来越多了。

然而,真正影响他立志要考上大学的,是堂兄钟国华大学暑假回来给他说的那一番话。

钟国华对他说,虽然我们经常讲出生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可事实上,从人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每个人的起点和道路是不一样的。出生在城市里的人,即使考不上大学,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工厂当工人,招干到机关当干部,穿皮鞋,吃白米饭,讨有工作的婆娘。出生在农村的人,如果读书考不上大学,当兵提不了干部,或转不了志愿兵,那么就只能是回家种田种地上山砍柴,风里来雨里去,晒得黑不溜秋,一年到头苦得死去活来,连肚子都填不饱!

你现在正好赶上高考这趟班车,如果还不加势读书,考不起大学,就只能回到家里去当农民,最多和你老子一样,当个大队干部杀了角!你如果考上了大学,就可以分到城里,去工厂当工人,进机关当干部,吃国家粮食,拿国家工资,讨城里老婆!你好好想想,以后是想穿皮鞋,吃白米饭,讨城里的姑娘当老婆,还是打赤脚,啃红薯,找一个黑不溜秋的村姑做堂客?你现在读高一,还有一年的时间,就要参加全国大学统考了。是进城当工人做干部,还是回家当农民,你自己决定。但我还是希望,能在大学里看到你的身影!

高二第一个学期的期末,县教育局在全县搞了一次统一考试,第二学期开学时,把全县成绩排在前八十名的理科生、排在前四十名的文科生,分别集中到刚刚恢复的县一中和县二中,进行重点培养。钟国正的成绩在全县排理科生中的第66名,在高中即将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成为县一中理科一班的学生。教他的几门主科的任课老师也一起被调到了一中当老师,继续上他们的课。到了一中后,钟国正仿佛变了一个人,成绩直线上升。

1979年的7月,钟国正满怀信心的走进了恢复高考后第三次高考的考场。第一场是语文考试,这是他的强项。作文题目是根据提供的《第二次考试》,改写成一篇不超过八百字的《陈伊玲的故事》。他看完《第二次考试》后,就直接在提供的答题卷上写了起来,等写到第二面他才发现,只有不到一百字的空格了,他脑袋顿时变成了空白。等反应过来,他差一点就尿了裤子了,只好硬着头皮紧急“缩水”。结果他最拿手的语文只考了四十多分,五门科目五百分只考了三百零三分,差两分上大学本科分数线,只是上了专科分数线。那时即使上了分数线也只有三分之一的录取希望。钟国正是一手拿针,一手拿线,望眼欲穿之后,才在八月下旬收到寒江高等农业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当时,他原本不想去读专科学校的了,可那时规定,凡是被录取了不去读的,要三年之后才准报考大学,同时他父亲已经将他的户口、粮食手续都已经办好了,他只有去读农业专科了。

堂兄钟国华在半年前,分配到了仙寿省委办公厅工作。钟国正现在也成了一名国家干部,虽然是最基层的一名国家干部,虽然还有没有考上本科大学的心理阴影,但一想到自己不仅当上了公社干部,还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有一份稳稳当当的工作,端着一个真正的铁饭碗,再想想那些没有考上大中专院校的同学,有的早已回到农村结婚生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有的至今还在“头悬梁,锥刺股”般的复读,备战高考,有的参军到部队当兵去了,也就知足常乐了起来。

摆在每个人前面的饭碗,都已经被倒了约有三两左右的半碗红薯烧酒。齐大贵问易书记,是不是每个人先吃一碗血灌肠后,再喝酒?

易大伟豪爽的说,有一段顺口溜不是这样讲的吗?晨起一杯水,到老不后悔;常吃一点蒜,消毒又健康;多吃一点姜,益寿保安康;饭前一碗汤,不用开药方!大贵同志既然给我们安排得这么周全了,我们还有哄么话说的?我看呐,就按大贵同志的指示,抓好落实,先吃血灌肠,然后再来喝酒!肚子满满,喝酒不怕,肚子空空,喝酒狗熊!大家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道啊?

大家就都说书记英明英明,书记最最英明。

各人吃了一大碗血灌肠后,肚子里面便都有了不少的积累,开始喝起酒来。齐大贵双手捧起酒碗站起来说,按照老规矩,先共同喝两碗,然后我再一个个的敬各位领导的酒!

于是一桌人都端起碗里的酒,“咕隆咕隆”的喝下了各自前面的那碗酒,如同牛在河里喝水一般。

钟国正晓得自己的酒量还可以,但这样一碗一碗的喝下去,又是早晨,不醉癫嘎才怪。他借着喝酒的时候,悄悄的看了看一桌人,发现没有哪一个人是磨磨蹭蹭的,心里很是惊奇不已。两半碗酒喝下去,至少也有五六两,难道这些人真的通过久经(酒精)考验,个个成为了酒仙?

自己是第一次到大队来喝酒,而且是早酒,是不能喝醉的。否则,不仅被人看不起,反而会成为以后酒席上,被灌醉的重点对象。这么一思量,便准备说自己酒量不行,先吃饭了。

哪晓得,自己刚刚张开嘴巴,声音还没有传出口,易大伟就问钟国正,今天你是不是第一次下大队喝酒?

就这样,钟国正刚要说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易大伟的问话活生生的堵了回去。钟国正一听到问话,就敏感的意识到,自己到公社以来的第一场下村酒,肯定会成为一场斗酒战了。

他虽然晓得自己的酒量还可以,可毕竟自己喝酒的机会太少。记得自己喝得最多的一次,是和李晓明喝的。那次,他们两个人各人只喝了一瓶38度的汾酒,就有一点醉意了。他在家里看到过公社干部喝酒,都是一大碗一大碗的拼酒的,而且往往是从天光喝到天黑,从天黑喝到天亮,总是惊天地、泣鬼神一般的,自己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可今天自己是第一次到村子里来,又是公社干部,表现得太差也不太行。想来想去,只好答道,报告易书记,我确实是第一次下大队喝酒。可是我的肚子太小气了,没有各位领导那样大气,能不能请易书记和各位领导、各位老兄,多多照顾照顾我这个不争气的肚子?

最新小说: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2003重头再来 我建造的工程有光 重活之1999年的夏天 不败战尊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传世曼巴 盗墓直播:开局获得麒麟血脉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 我真是武道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