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 > 第35章 好字怎么写的

第35章 好字怎么写的(1 / 1)

等了十来分钟,从引产室走出一个女护士,对钟国正和曹丽雅说,刘小凤不肯打针,你们进去几个人帮忙。刘有成就要突击队的几个人都进去。

几个人进去后,护士又把门关好。一个戴着白帽子、白口罩、白手套和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问,你们哪个同志是带队的?

刘有成答道,是我,医生。有哄么事吗?

男医生就对刘有成说,刘小凤不肯打针。你们听我的指挥,选四个有劳力的男人出来,把她抬到手术台上去。

钟国正是第一次参加计划生育突击活动,是第一次送引产对象来引产,一进来看到是男医生做引产手续时,已经很是吃惊,现在又听到男医生说,要把刘小凤抬到那个手术台上去,更是吃惊不小。

一直等到刘有成叫他动手抬时,钟国正才很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看到宋正平和将柏青已经抬起刘小凤的腿,李军抓着刘小凤的手,钟国正只有抓住刘小凤的另一个手。

刘小凤听到男医生说,要公社干部把她抬上手术台时,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一边骂着野话,一边乱踢乱舞,死命都不肯被抬到手术台上去。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四个男人都不敢太用力气,抬了好几下都没能把她抬起。

刘有成见状,马上骂道,都没有吃饭啊?力气都死到哪里去了?软绵绵的,哪像一个男人家!一起用力,把她抬到手术台上去,不要耽误医生的时间,不要耽误医生的事情。

刘有成说完,也走过去帮忙,终于把刘小凤抬到了手术台上。

钟国正看到这个情景,脑瓜子里突然呈现出农村杀过年猪时的场面。

五六个成年人把肥猪赶到家门口,然后用棕索把猪的四条腿捆住,四个男人抓住捆着猪腿的棕索,随着一声“起”的喊声,四个人同时发力,将猪抬到一条长凳子上,并牢牢地把肥猪按住。

一个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杀猪刀的屠夫,对准肥猪的脖子,狠狠地一刀杀进去,血就“哗哗”的喷到了早已放好的盆子里。没一会儿,就装了半脚盆猪血。活猪就成了肉猪。

刘小凤被抬到手术台上后,两个护士就去脱她的裤子。刘小凤虽然被抬上了手术台后,但她并没有束手就擒地配合接受手术,反而使尽全身的力气,在手术台上扭来扭去,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男医生于是放下架子,开始和刘小凤宣传计划生育政策,耐心细致的和她做思想工作。这时的她,根本听不进任何的话语,一双手紧紧地扯住自己的裤子,不准护士脱自己的裤子,想通过身体的反抗,拒绝引产手术。

刘有成看到这个样子,心想,这样下去一天都做不了一个手术,就恨恨的说,你们四个男的负责把她举起来,曹丽雅负责脱她的裤子!

刘小凤被四个公社干部悬空举了起来,曹丽雅和两个护士开始脱扯刘小凤的裤子。三个女人由于心急,用力就猛了一点,一下子便把刘小凤的外裤连同她的内裤,都一起扯到了大腿以下的地方。刘小凤的一部分身体,顿时就呈现在大家的眼前了。

钟国正的脸“唰”的有一种被火灼烧的感觉。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又不自觉的摸了一下鼻孔。还好,鼻子里没有流出湿湿的液体。他马上把脸扭到一边。

他悄悄用余光偷看了一下男医生和同事们,才发现没有一个人像自己这样脸烧心跳的。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夹杂了一些见不得阳光的阴暗东西,感到自己是不是太没有见识,太没有出息,太少见多怪了。于是,他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严肃地看着刘小凤,一直到男医生说放下,才和其他三个公社干部一起把刘小风放回到手术台上。

刘小凤被放到手术台上后,一个护士就拿着酒精在刘小凤的腹部开始进行涂抹式的消毒。当酒精一挨到刘小凤的皮肤,刘小凤就大喊大叫了起来。护士对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见多不怪,不管刘小凤哪么叫喊,依然有条不紊的在刘小凤腹部的某处,麻利地涂抹着酒精消毒。

消完毒后,男医生就拿起引产针,准备和刘小凤打引产针。刘小凤这时挣扎得更加厉害了,男医生根本没办法准确地把针打下去,就对四个公社干部喊道,你们用力把她的四肢给我牢牢的按着,一点都不准她动荡!

宋正平和蒋柏青就用两手把刘小凤的双腿,紧紧的压在了手术台上。李军和钟国正两人,用一个手把她的手按在她的胸部上,另一个手按住她的肩膀,手臂就无意识的也同时按在了刘小凤那富有弹性的丰满上。

被公社干部按住动弹不得的刘小凤就大声地骂人,你们这些强盗,你们这些土匪,这辈子都不得好死!你们搞起我生不出儿子,靠你们也生不出儿子来!你们就是生个儿子出来,也不生鸟崽,讨不到老婆,打一辈子光棍!

骂着骂着,刘小凤就嚎哭起来,说,你们这些吃冤枉的,亏你们还是干部,亏你们还读过哪么多的书,连一个好字哪么写的,你们都不晓得!没有儿子,没有女崽,哪么写出一个好字来啊?!一个家庭有儿有女,那才叫好,你们难道连这个“好”都认不得,都不晓得写吗?!

你们这是真正的忘祖欺宗啊,你们晓不晓得啊?!你们晓不晓得啊?!你们做这种绝兜子的事,你们肯定也会和我一样,要绝兜子的……

钟国正听到这里,心里突然震惊不已。他实在没有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竟然会说出这么高深的话来。对于这个好字,自己从来就没有去认真的思考过,更没有去想好字是由哄么元素组成的,为哄么要这么组成,只晓得哄么“三好学生”、“三好家庭”、“X好社员”、“X好干部”,等等,等等。

经刘小凤这么一骂出来,他一刹那间便领悟了先人造字的原本意义。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没有男人只有女人,或者只有男人没有女人,都不能说是一个好的国家,是一个好的民族,是一个好的家庭,是一个好的社会!或许这就是阴阳平衡,就是人类世代的交替,就是人类繁衍的内在需要吧!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或许考虑更多的是整个国家的人口数量问题。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考虑更多的则是儿女的平衡,儿子的传宗接代,前代对后代的养育,后代对前代的养老这些最最直接、最最关切的问题。

这是一个矛盾,是国和家的矛盾。他突然想,我们为哄么不能先解决所有人的养老问题,让大家都没有后顾之忧后再来搞计划生育?人们不就再也不用担心老了会没有人负责养的问题了?

但自己只是一个政策的执行者,只有有执行的义务,并没有完善政策的权力。在政策没有完善之前,任何一个执行者都没有多余的其他选择。除非他不当这个执行者。

他一时之间陷入了矛盾中的无语状态,不晓得从哄么地方去寻找化解这一矛盾的方法。

打完引产针后,刘小凤骂得更加厉害了。刘有成见医生和刘小凤打完了引产针,喊了一声走,几个人就在刘小凤的骂声哭声中,默默地走出了手术室……

最新小说: 盗墓直播:开局获得麒麟血脉 传世曼巴 2003重头再来 重活之1999年的夏天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不败战尊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我建造的工程有光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