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选调生 > 第36章 喝一茶缸再说

第36章 喝一茶缸再说(1 / 1)

用了不到七天的时间,刘有成这个队就完成了八例引产的任务,他感到特别的有成就,就从完成引产对象的奖金中,拿出了一部分资金,交代公社食堂炊事员炒了几个菜,全队人员进行集体会餐。

寒州县向来就有无酒不成席、不醉不会餐和“读书望古,喝酒望醉”的风俗习惯。当菜端到刘有成的间子后,李军给每人倒满二两左右大小的一杯酒外,还给五个男人每人都倒了满满的一大茶缸红薯酒,足足有一斤重。

刘有成豪爽的说,这次全靠大家齐心协力,不辞辛劳,率先完成了突击任务,我和李委员特别感谢各位的支持!为此,在正式喝酒之前,我先宣布一个通知一条规矩。

刘有成说,一个通知就是,为确保今天晚上大家喝得开心,喝得痛快,喝得没有后顾之忧,喝得有气场,明天放假一天!你们不管到哪里去睡一天的觉,都没有人管你们!

于是大家鼓掌,感谢刘主任的英明,感谢李委员的关心。

接着,刘有成宣布今晚喝酒的规矩,不准耍巧干癞死、不准喝一点留一点倒一点。凡是违反规矩的,一律加满后重新喝!现在开始,第一杯由我来敬大家。

曹丽雅喝杯子里的酒,其他的人都用茶缸喝酒。大家一口干,不准放茶缸,不准掉一滴,不准站着喝,没有喝完就放下茶缸的,加满后重新喝,喝完后茶缸掉一滴的,罚一茶缸。还有就是,屁股一抬,喝酒重来!

刘有成说完,就端起满满的一茶缸红薯酒,“咕隆咕隆”几声,三下五除二,茶缸里的酒就消失了。

其他的四个男人看着刘有成喝完了,就大声的喊着,东风吹,战鼓擂,现在喝酒谁怕谁!

说完,一个个端起大茶缸,像梁山好汉一样,也“咕隆咕隆”的一眨眼功夫,就都把茶缸底朝天举起,结果谁也没有往下掉下一滴酒。那茶缸里,硬是和拿抹布抹了的一样。

曹丽雅酒量不错,就也没有推辞哄么,跟着喝完了桌上的那一小杯酒。

喝完开餐酒后,大家就狼吞虎咽般的吃菜。吃完菜后,五个男人才把茶缸拿开,用酒杯开始敬酒。

刘有成不同意,说这样喝酒不公平,每个人都要轮流打通关,都一样不会多也不会少。

在当今中国,做得最公平公正公开的事情,恐怕再也没有哄么事情,能够做得比喝酒还更加的公平公正公开的了。

不管哪个人,只要一坐到酒席上,总是想尽千方百计劝别人多喝酒,即使别人不肯多喝酒,至少也得做到喝一样多的酒,真所谓患寡不患均。

各人一个通关后,又至少一斤半以上的酒灌进了肚子。

宋正平已经是五十开外的人了,两斤半红薯酒灌进肚子里后,就跑回房间睡觉去了。李军本来就是两斤左右的酒量,早已当场见效,爬在刘有成的床上,打起了呼噜。

酒席上现在就剩下刘有成、蒋柏青、钟国正和曹丽雅四人了。曹丽雅说喝醉了,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钟国正见曹丽雅站起来,马上对她说,你先在这里面休息一下,等一下我送你回去。然后扶着曹丽雅走到刘有成的办公桌旁,等她扑在办公桌上后才返回去。

刘有成、蒋柏青和钟国正三个人又开始平均喝起酒来。不一会儿,三人就进入豪言壮语的阶段,猜拳划指起来。猜着猜着,又一个接一个的进入了无言无语的阶段。

酒席就在这种无言无语的阶段中结束了。蒋柏青也趴在了饭桌上。刘有成也扑在酒桌上睡着了。

钟国正毕竟年轻,身体又好,虽然喝了不少酒,但还没有喝到想睡的地步。他看着间子里睡着的一个个人,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就随便找了一张报纸看了起来。

过了约莫十来分钟,刘有成突然醒了,醉眼朦胧地指着钟国正,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没,有,喝,喝,醉,坐,坐在,这,这里,做哄么,你,你负责,送,送,送曹,医,生,回,回,回家,你,送,送了,没,有……他话还没有说完,“噗”的一声,就爬在桌子上又睡着了。

曹丽雅似乎睡着了。钟国正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叫了好几声,曹丽雅才歪起脑袋,睡眼朦胧地问做哄么。钟国正说,已经晚上十二点多钟了,你回不回卫生院了?如果回卫生院的话,我就送你回去。这时,曹丽雅才似醒似醉的站了起来。

天空没有一颗星星,也没有一片云朵,月亮高高的悬在蓝蓝的天空上,把大地照得朦朦胧胧,似亮非亮,似黑非黑。微风吹来,钟国正顿时感到比在屋里呆着凉爽多了。嗨,早就应该出来的了,不但凉爽,还可以吹吹风醒酒呢。

他一边和曹丽雅漫漫地向前走着,一边做着广播体操的扩胸运动。做着做着,就发现曹丽雅走路的姿势不对,时而一脚重,时而一脚轻,时而一边左,时而一边右,好像还没有睡醒的人,也好像是喝酒喝醉了的人一样。他赶紧走到她的身边,一手自然的握着她的手,一手轻轻的扶着她的后背。

曹丽雅好像没有感觉到似的,在钟国正的帮助下,默默的向前面走去。看到曹丽雅走路开始正常了,钟国正便悄悄的松开了扶着她的手。可走了没有一会儿的时候,曹丽雅的脚步突然又乱了起来,走着走着身子一歪,差点跌倒在地上。

钟国正眼疾手快,赶紧用左手握着她的左手,右手越过后肩扶着她的右膀,差不多是在抱着她往前挪动了。

钟国正和曹丽雅第一次手挽手,是两人不认识的情况之下,一种突发事情出现后临时应急而发生的巧合。像这样零距离的身体接触,则是两人相识并成为干姐弟后的第一次。

南方夏天的温度很高,即使凌晨也不例外,大家穿的衣服本来就又少又薄。曹丽雅上身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下身穿的是一条蓝色的确良裤子,虽然在晚上,也能朦朦胧胧看得清她的衣裤很合身,恰如其分地把她曲线优美的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

钟国正上身穿的是一件全棉的背心,下身穿的是一条大短裤。夏天的男人,基本上都是轻装上阵的。没有了磕绊,人才会舒服。

正值理想展望的青春年代,两人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某些想法便借助酒精的扩散、催发和作用,悄无声息的苏醒了,膨胀了,开始飞扬起来。

钟国正渐渐地感觉到自己身体发生的微妙变化,而且随着两人的前行,身体的变化日趋明显。

心想,自己既然已经认她为干姐姐了,就必须要守住干姐干弟的身份,不能突破这种界限。否则,一旦真的突破干姐干弟的界限,到时候,哪么去面对和化解这种干姐弟之间的尴尬?

于是,钟国正咬了咬牙,有意识地把自己和干姐之间的距离,拉开到足够的宽度,错开她那催人犯罪的“诱惑”,想尽可能的与她保持足够的空间,免得因想法的天马行空,发生不该发生的故事。

最新小说: 快穿之绿茶她千娇百媚 2003重头再来 我建造的工程有光 重活之1999年的夏天 不败战尊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传世曼巴 盗墓直播:开局获得麒麟血脉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 我真是武道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