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蜀臣 > 第016章、伐谋

第016章、伐谋(1 / 2)

“发大兵而伐,诛不臣而赦降。”

郑璞先颔首致意于马谡,然后才说道,“此中利弊,参军先前已说透,璞无需再赘言。我昔日在桑园所思,兵出征伐乃四策,分为‘斩首、绝根、分化、推恩’四点。”

说到这里,他给自己斟了一盏酒,起身离席,踱步侃侃而谈。

“其一,斩首,乃是对牂牁郡朱褒也!”

“牂牁郡汉夷各部多且杂,星罗密布犹如散沙,本就难成气候。如今叛乱于郡内,皆被朱褒恩威裹挟耳!今东吴遣使来申两家和好,亦必然断绝与朱褒往来,其势已孤矣!若朝廷择一良将,率军诛杀首恶朱褒,申仁德赦免其余;再委任良吏抚慰,劝农桑,郡可安矣!”

“其二,绝根,乃是对越嶲夷王高定也!”

“彼蛮夷高定者,素来不臣朝廷,先前屡次出兵扰乱各方,今又杀郡将焦璜叛乱,其罪不可赦!朝廷若发大兵讨伐,当诛灭其系血脉,以儆效尤!再将其族人及家属妇孺皆没入官奴,尽徙蜀中或汉中,以离其地,而断其为祸根基!迁徙之后,世代为军户,血脉不绝不休!男子壮者为卒、羸者屯田、妇人勤桑麻、孺子牧养牲口。再依秦法治之,让其等心有祈盼,以随征斩首记功,斩一首,赦家属一人!”

“此外,越嶲郡山险地恶,其余夷人部落藏深谷山泽,难讨灭。且耆老宗长及族人,皆畏威而不怀德,不可赦之,不然大军甫一返,定复反矣!我所思者,乃依他们贪财好利之性,可出财货钱资募之为卒,虏其族中劲勇者,让其族再无叛乱之力,断其根!”

“其三,分化,乃是对南人八姓豪族也!”

于此,言止,郑璞忽然肃颜,给在席的马谡三人,拱手作揖,“璞此论,将涉及庲降都督以及其他南人僚佐,还请三位勿要往外声张。不然,璞家中或有刺客如春雨连绵不休,终日惶惶不安矣!”

众人闻言,皆张口结舌。

倒是久之显位的马谡,最先反应过来。

当即,霍然起身,声如夏雷交加,“子瑾安心,我等皆非搬弄口舌之人!再者,子瑾为国论计,与国分忧,何须有虑邪?我虽位卑言轻,不能顾子瑾周全,但必将今日之论上禀丞相,令宵小之辈无机可乘!”

张表紧随其后,连声宽慰,并慨然许诺绝不声张之言。

而那柳隐,却是更加有趣。

他佯做醉态,起身给三人行了一礼,“马参军,伯达,子瑾,我一时贪杯,已醉矣!先行作别!”

竟是想托词贪杯,而避席矣!

且甫一说完,不等他人应声,便撩袍大步往外行去。

亦让郑璞错愕一阵,才慌忙大步追,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脸上苦笑连连,“休然兄若就此辞去,将陷我于不诚矣!还请入席,璞无不信休然兄之心,还望休然兄亦无不释之意。”

“子瑾这是作何?”

被扯住袖子的柳隐,连忙转身解释,“我并非是恼子瑾嘱咐,乃是担忧自身以后贪杯,醉态失言,将陷害子瑾于不利。是故,索性避席不听,求得两全其美耳!”

“哈哈哈,休然真乃妙人也!”

马谡见两人拉扯,不由纵声大笑,出声赞后,又劝解道,“休然能有避席之举,足见克己品性!又何故担忧日后有饮醉之行邪?”

喔............

此言亦是在说,我以后不得纵饮邪?

柳隐闻言,不禁哑然。

最新小说: 相亲女友不对劲 水浒之被逼做贼 上门为婿 海贼里的超兽战士 我的尤物大小姐 黎明之前的守夜人 这个BOSS不柯学 海贼之天空龙 大唐开局抢婚李丽质 我在综漫百鬼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