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对唔住(1 / 2)

朦胧的月色,悠然的虫鸣

但是清爽的夜风中却夹杂着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密叶遮蔽了月光的树下,一堆死状凄惨的官兵尸体横七竖八叠在一起。

尸体上的银鳞盔甲已尽数剥落粉碎。

雕虎头盔连同里面的脑袋也一起被砸瘪了下去。

每具尸体上的表情都显得异常痛苦。

可想而知他们死前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

一个身高八尺八,壮如银背金刚的糙汉子。

一只大手像拎着小鸡仔似的单手捏着一个小兵脑袋,将其双脚悬空提起。

小兵脸上的表情早已变得如纸般惨白,一股暖流湿润了裤裆。

“尿了?哈哈哈,真是个怂货,就这也配来摸清我们下路?”

壮汉狞笑着话音刚落,五指微微发力。

就听咔嚓一声闷响。

该名小兵的脑袋就和所戴的头盔一同被捏扁,尸体被随手丢在旁边的尸堆中……

“真是无趣,这破地方的官兵也各个弱到不行,没有我机关发挥出余力的境地,没劲没劲。”

不远处一个干瘦的男子将袖剑从一名士兵眼眶里拔出,锋刃在尸体的衣服上擦拭着冷冷说到。

他们两个,便就是擅长使用杀人机关的六当家毕宿,以及拥有三阶力士实力的猿宿!

在跟随黑虎老大探路回来的途中,他们发现了山脚山腰游荡的分散官兵。

附近如此多的山头,他们偏偏搜寻这一座,还找对了。

这其中定有蹊跷。

于是便抓住几个人,在一番残忍折磨下逼其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们是通过沿途留下的一行深陷脚印,一路追寻至此。

在这座山的其他位置,还有不少官兵在分散式搜寻,包括他们新上任的佐领。

按照星宿帮平时的行事作风,是不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引得他人前来。

特别是如此明显的脚印,摆明他们的劫匪队伍中出了一个叛徒。

但这人是谁呢?

黑虎自矜待他们这些人不薄,铁了心要把叛徒给揪出来。

而从脚印的深浅来看,没点内功力是不可能在这硬石山留下脚印。

帮派里那些喽啰是做不到的。

六当家、八当家则都一路跟着自己,可以排除在外。

所以剩下几名骨干皆有可能。

于是黑虎就让他们两个暂先留在外面。

等会他会把一个个骨干叫出来会他俩会合,在不经意间对比下脚印。

如果发现有鞋印吻合的骨干,他们两个可先斩后奏!

如若觉得自己不是对手,可暂先不动声色回去,让黑虎老大亲自动手。

等待期间,六当家毕宿调整着手腕上的袖剑问道:“八弟,你觉得咱们中谁最有可能是叛徒?”

“除了二哥,我觉得都有可能。”

“为啥?”

“因为死在他手上的官兵最多。”

八当家猿宿如实说出自己脑海中的简单想法。

“就这?说你笨你还不信,谁说只要杀人多,就一定不能洗白了?现在官府推行坦白从宽,以功抵罪政策,哪怕你曾经作恶多端、杀人无数,只要及时勒马主动投罪,做出相应的功劳,都能免去曾经所犯下的罪孽。我们这个帮派这么大,若是被出卖掉,没准还能再封个一官半职。”

最新小说: 至道之不朽王座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我的万灵世界 诸天之逆天改命 这儿真的是洪荒 和超甜青梅的狗粮日常 节令觉醒:开局我被迫红颜祸水 暗黑之开局召唤钢铁石魔 范阳作画郎 十方世界,万道合一